沒想到狼叔私底下竟然這樣

ADVERTISEMENT

告別的時刻終於到了。

3月3日,《金剛狼3》在中國大陸和北美同步上映。

這是休·傑克曼最後一次出演金剛狼。

[email protected]??休·傑克曼,準確地說,是在紅毯遠遠望了一眼。

說句實話見了狼叔才知道什麼叫在人群中會發光,他在遠處從容地穿梭在友人間,投資人帶著自己的女友,或是以前的媒體朋友,都圍上去和他合影。他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和挺拔的體態顯得鶴立雞群。遠遠看著他微笑地攬著身邊的人問好,看著他真誠地注視著每一個和他問好的人,這根本就是當年他演過的王子。

那時到場的有二十多家媒體,在紅毯邊排成長長的一隊,查理以為作為好萊塢A-list的休·傑克曼會走馬觀花地意思一下,隻挑兩三家媒體回答問題就結束,畢竟當時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七點。

誰知他跟粉絲會面就花了近四十分鐘,之後依然耐心地接受一家家媒體訪問,無論大小電視臺,他都會給足時間。

對於重複的問題,比如“金剛狼這個角色帶給你什麼驚喜”、“這是最後一部《金剛狼》了有什麼感想”雲雲,休·傑克曼也不厭其煩地變著花樣用心回答,不是三言兩語地敷衍了事,認真得像是作專訪。

表妹比查理幸運,前幾天飛到臺灣參加《金剛狼3》全球首映記者釋出會,面對面採訪了狼叔休·傑克曼以及X教授帕特裡克·斯圖爾特。

在臺北市信義區101摩天大樓紅毯現場,表妹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人山人海。

主持人在正式開場之前一直不停勸觀眾:朋友們,快從花壇和柱子上下來吧,不然有安全問題,警察會過來,這活動就辦不成了啊,你們就見不到狼叔了啊。

表妹處於媒體區與影迷區的交界處,在寒風中站立了將近兩個小時(為你我受冷風吹一直在腦海中迴圈播放),視線全部被前面的攝像機擋住,耳朵快要被“Hugh I love you ”的叫喊聲炸聾了。

表妹旁邊的大叔都扯著嗓子喊“I love you ”。

比大叔更讓人意外的,是休·傑克曼。採訪完之後,表妹真是沒想到,他是如此耿直的金剛狼。

我是被大叔嚇到的分界線

2月27號,奧斯卡頒獎典禮當天,採訪間外,來自全世界的幾十家媒體在等候採訪休·傑克曼。

ADVERTISEMENT

等了半個小時,終於輪到表妹,萬萬沒想到,剛結束和上一位記者自拍的休·傑克曼,見到我的第一句竟然是吐槽

Hey,你知道嗎?那個之前和我合作音樂劇的那哥們兒剛剛拿了奧斯卡,我們之前一起工作的時候,啥都沒有!他現在都不和我說話了!

說完還做了個鬼臉。

看到表妹在找地方放準備錄音的手機,他立馬接過來,說道:我幫你拿著。

熱情、耿直、活潑,這,真的,一點兒都不金剛狼。

這個超級英雄角色,陰鬱內斂,是天煞孤星一般的存在。

殺掉親生父親的那一刻有了爪子;注入艾德曼合金之後失去了記憶力。

冬兵都比他幸運,好歹人家永遠都記得美國隊長。金剛狼誰都不記得,心愛的女人在眼前死去,他看著那張臉:我不知道她是誰。

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愛人慘死在懷裡。論悲慘程度絕對可以殺進“最慘超級英雄”前三名。

但——

《金剛狼3》中的金剛狼,可以直接成為“最慘超級英雄第一名”。

超級英雄竟然可以淪落到這種程度。

之前金剛狼再慘,也有讓人羨慕的超能力,鋒利到無堅不摧的爪子和一身漂亮的腱子肉。

自在如風,不受約束。當個伐木工人,遠離人群過小日子。不想摻和戰鬥直接說:go f*ck yourselves。

結果,到了最後一部,他成了一個近似“普通人”的超級英雄。

爪子不再鋒利,鈍得很。自愈能力下降,身上全是疤痕。

ADVERTISEMENT

為了謀生,需要去開計程車。

還要照顧罹患阿爾茲海默症的教授,看著一不小心就亂殺人的小女孩勞拉(新一代金剛狼)。

與此同時,倖存的變種人還面臨著被人類追殺的危險。

金剛狼有了巨大的負擔和無力感。上有老,下有小,後面有追兵,前面又看不到希望,典型現代“中年夾心層”。

採訪中,表妹問到:金剛狼在新片中,更像一個普通人,而不是之前那種超級英雄,那,這樣一個普通人,對那些追隨你17年來的粉絲觀眾而言,還會有吸引力嗎?

提出這個問題時,表妹特意加重了“普通人”這個單詞的語氣。

又是一個沒想到

之前語速飛快的休·傑克曼停了下來,遲疑了至少有4秒。

我也不確定(是否對觀眾還有吸引力)。但,我可以肯定,這是最深入金剛狼內心人性的一次。

電影名稱都不再是金剛狼,Wolverine,而是,用回他本來的名字:Logan。

一個落魄的超級英雄,一個不堪重負的中年男人,在落幕之作,迎來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刻。

休·傑克曼成為金剛狼已經17年。

他的體格和當年也大不相同, 2009年的時候由他主持奧斯卡頒獎典禮,即使他身材一貫都很好,但是那個時候更讓人感到“精緻“,頭髮上翹的弧度,薄薄的一層胡茬,啞光的面容,穿著衣服的體態都能知道每一塊肌肉的精雕細琢。

如今好像比當年大了一號,硬要說的話過去是明星舉重的漂亮身材,如今是徹底的囚徒健身,不花哨卻充滿了力量。一般人到了四十多歲,在訓練的強度上勢必會放緩,畢竟身體的整體狀態和二三十的巔峰時期無法相比,但是狼叔卻比自己年輕時候的體格更上一層樓。

ADVERTISEMENT

2009年第一部《金剛狼》和如今的海報,反差更是明顯。

更加形狀分明的腹肌和胸肌,胳膊更是壯了不止一圈,有稜角的體格看上去原始而滄桑,肌肉上的血管纖毫畢現。

休·傑克曼曾經提到最初在X-Men系列電影中作為金剛狼登場的樣子,並不是他預期所想。

這一部中,為了呈現他心中金剛狼的樣子,休·傑克曼幾乎是拿命來換的,花費了數不盡的時間,以及遵循著嚴苛的飲食去訓練,從而讓自己達到預期——像猛獸一樣的體格,血脈賁張,真正讓觀眾相信他擁有輕易能把人頭直接撕掉的怪力。

“I wanted audiences to say, 'OK, this guy could quite easily rip someone's head off.' That was always the goal."

情人節前夕,他在推特上告知影迷,自己的面板癌再次復發。

接受表妹採訪時,休·傑克曼的鼻子上還貼著透明膠布。

表妹問他:嘿嘿嘿,你現在是不是好開心啊,不用再演金剛狼了,終於可以吃你最愛的壽司了(不用節食訓練了)。

本來以為他會像之前接受採訪那樣略帶傷感地說一下自己的不捨。

最後一次沒想到

休·傑克曼保持這個微笑哈哈哈哈了5秒鐘。

對啊。現在終於可以吃壽司了,還可以喝啤酒了。

哈哈哈哈,真為你感到高興。

我是終於可以吃壽司的分界線

臺北27號首映當天,幾乎所有亞洲知名媒體都到了,上午採訪完畢之後,表妹在採訪間外等候拍攝照片,旁邊坐了兩位菲律賓女記者,她們興高採烈聊起對X戰警系列的熱愛,以及對兩位主演的著迷。

狼叔,oh my god ,he is so hot 。

X教授,oh my god ,he is so cute 。

就像兩位狂熱的粉絲,一邊聊一邊將自己與休·傑克曼的合影上傳社交網路(別問表妹為什麼沒有合影,我會哭出來)。

在臺北紅毯現場,表妹看到,休·傑克曼對粉絲的要求,也幾乎是有求必應。

擁抱、簽名、拍照、扔帶有簽名的T恤,走過去不到一分鐘的紅毯,他挪了將近一個小時。

教授帕特裡克·斯圖爾特因為身體不舒服,沒能來到紅毯現場,錯過了一場盛況。

有一批女生剃了光頭,cosplay他的角色。

在採訪中,表妹提到:現實生活中,也有一些人,像變種人一樣,面臨不被人接受和理解的孤獨。

教授提高了音量,像在電影中給學生上課那樣,激情澎湃,看著我的雙眼,說,你必須敞開心胸。

表妹當時就入了戲,緊跟著加上一句,真希望我是你的學生。教授他笑了,那你的學生生涯會很難喔。

《金剛狼3》不僅是休·傑克曼的告別,也是帕特裡克·斯圖爾特說再見的時刻。

成片電影結尾字幕出現時,他決定不再參演X教授這個角色。

“因為不會再有比這更完美的結局了。”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