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跳舞吧,因為山穀裡再也沒有槍聲了

ADVERTISEMENT

在這幾天的國內院線上,代表了兩大超級英雄漫畫廠牌的《樂高蝙蝠俠大電影》和《金剛狼3:殊死一戰》同期上映,站DC家還是站漫威家,這對於超級英雄迷來說,是個比豆花應該是吃甜的還是吃鹹的還要頭疼的問題。但對我這種騎牆派來說,這卻是大大的福音。

蝙蝠俠是DC家最具代表性的英雄人物,而金剛狼,則是漫威著名英雄群體“X戰警”中的靈魂人物。能夠在一天之內欣賞到兩部超級英雄電影,這讓我十分滿足,而在滿足之外,它們還帶給我非常大的驚喜,這種驚喜就是兩家電影在風格上的互換。

DC的超級英雄大電影,基本上都是給人一種“偉光正”的感覺,從六七十年代的超人再到九十年代的蝙蝠俠再到2000後重啟的蝙蝠俠與超人系列以及《守望者》等,基本上除了《自殺小隊》,在DC漫畫改編的電影裡,主角們總是一臉苦大仇深的拯救著世界,連話都不願意多說,酷得要死。

而漫威家的超級英雄大電影,則走的是輕鬆愉快的路線,從《X戰警》系列到重啟了好幾次的《蜘蛛俠》系列再到“復聯”系列和《銀河護衛隊》、《死侍》等,雖然英雄們也是在拯救世界,但卻經常會插科打諢、講個冷笑話什麼的,尤其是死侍,話癆的讓人崩潰。

而本週上映的《樂高蝙蝠俠大電影》和《金剛狼3:殊死一戰》則完美的實現了風格互換,萬年撲克臉蝙蝠俠開始一本正經的搞笑,而對啥都不屑一顧(除了格雷琴)的金剛狼則走上了悲情的路線,這確實讓人眼前一亮。

ADVERTISEMENT

也許是樂高積木本身就帶有的搞笑屬性,這部《樂高蝙蝠俠大電影》讓我們看到了全宇宙最苦大仇深的蝙蝠俠搞笑的一面。平日裡高冷的如同北極冰川的蝙蝠俠在這裡就像被死侍給附體了,不停的叨逼叨,而這種新增了老爺傲嬌屬性的話癆真是讓人格外喜歡,從一開始的電影廠LOGO到最後的結束畫面,各種梗不斷地亂飛,讓人笑的合不攏嘴。

所以,雖然這部電影是用樂高積木拍的,但他真的不是拍給小孩子看的,各種黑梗十分考驗觀眾的觀影量。也許是受之前幾部真人大電影票房不利的刺激,華納和DC在這部電影裡把自己都黑了個夠,連七十年代的蝙蝠俠電影沒能逃過被吐槽的噩運,這種“我瘋起來連自己都罵”的氣魄著實讓人敬佩。不但如此,佛地魔、索倫、哥斯拉、德古拉這些影史上的經典大反派們也都一一亮相,讓這場本就笑料百出的喜劇更增添了不少驚喜,反正我到最後光顧著數各路反派的名字去了。

出去搞笑的外殼,這部電影還是有些內涵的。雖然這是一部唯一沒有再現“死爹媽”場景的蝙蝠俠電影,但主題卻沒有離開布魯斯韋恩老爺的父母,那就是家庭。在這裡,阿爾弗雷德象徵了父母,芭芭拉象徵了愛人,而羅賓則象徵了孩子,永遠都躲在孤獨黑暗中的蝙蝠俠在他們身上找到了缺失已久的愛和溫暖,也讓他學會瞭如何去愛別人。沒有人會是一座孤島,也沒有誰會永遠把自己所在黑暗裡,拯救世界固然非常偉大,但用愛去照顧好家人,也是同樣的偉大。

同樣學會如何去愛別人的,還有金剛狼羅根,隻不過,他為此付出了生命。

ADVERTISEMENT

金剛狼這個名字,金剛是次要的,主要在於一個狼子。在以前的電影中,我們能看到羅根就是個人類形狀的狼,他的野性沒有任何人能駕馭,連X博士有時候都治不住他,一言不合就開幹,爆脾氣跟綠巨人有的一拚。想讓他低三下四的給人開車門、照顧下肢癱瘓的老人,這簡直是比讓鋼鐵俠窮的去要飯還要難以想象。

但在這一部中,金剛狼就做到了,這是一個美人遲暮、英雄氣短的故事。那個騎著哈雷抽著雪茄,一言不合就亮爪子的金剛狼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鬚髮皆白、整天坡著腳,靠酒精麻醉度日的羅根。變種人的悲慘遭遇加上生命機能的全面老化,讓他的整個靈魂也像那逐漸不能自愈的身體一樣,慢慢的離開他的軀殼。

超級英雄們一直秉持的“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的精神對如今的金剛狼來說,不啻為一句笑話。老一代的變種人都已凋零,新一代的人造變種人更加殘忍,連伸出鋼爪都困難的金剛狼如今隻能對付一些小混混,但他仍要為自己的責任堅守,那就是愛。

X博士對他來說,是個亦師亦父的存在。年輕時代的X博士就一直在悉心指導金剛狼,如何遵從自己的內心,在這個世界上更好的活下去,一直到他停止呼吸的前一秒,他都在做著這件事。而也就是在他死去的那一刻,羅根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像極了自己的小姑娘勞拉,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X博士死了,他的責任落到了羅根的肩上,他必須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時間,去為這個小女孩爭取一個正確活下去的機會。

ADVERTISEMENT

本片拋棄了以往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的風格,無論從敘事和配樂還是情感風格上,它都更像是諾蘭的《蝙蝠俠》系列的孿生兄弟。孤獨、寂寞、灰暗、失落中又帶著某種希望,讓觀眾沉浸在陰鬱的氣氛中無法自拔。

在這部電影中,多次出現了經典西部片《原野奇俠》的片段,甚至連最後的悼詞都是出自這部電影。“殺戮的時代結束了,山穀裡再也沒有槍聲了”這句貫穿了兩部電影的臺詞讓人動容。在《原野奇俠》的最後,小男孩喬伊望著肖恩遠去的背影大喊著“come back”,而在這部電影的最後,勞拉卻隻是默默的把墳前的十字架斜放成了X型,這不但宣告著電影世界中一個時代的終結,也是在向我們宣告著X戰警這個系列電影的一個時代的完結,那個永遠躁動永遠不屈的金剛狼,永遠也不會come back了。

» 時光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