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真人秀攝像團隊大調查,“特種兵”是這樣作戰的!

ADVERTISEMENT

文|“廣電獨家”記者 林 沛

“戶外節目拍攝最大的難點,就是每期的樣式都不一樣。《我們的挑戰》第一期在島上拍攝;第四期是張家口的冬奧運動特輯,完全是冰雪世界;第八期又是‘蒙面歌會’,與《蒙面歌王》的拍法相似,但拍攝環境完全不同。”說到戶外節目的拍攝思路,燦星製作技術總監羅檑只有三個字,“多樣性”。

“燦星對棚內節目非常擅長,雖然‘蒙面’和‘新歌聲’都比較苦,但拍了很多年還是駕輕就熟的。”在他看來,棚內節目只要做完第一期,後面幾期將會在同樣的模板下越來越熟練。而《我們的挑戰》無疑是一場對既有模式的挑戰。

“(第四期)冬奧會特輯完全就是一場體育轉播,隻不過體育比賽不需要近景,戶外真人秀卻需要,所以拍攝起來比體育節目還複雜。”為此,導演組還在雪山附近的一個賓館佈下107倍大倍率的高機位,以捕捉近景特寫鏡頭。類似的重型裝備還無法乘坐纜車,“只能靠技術人員肩扛、手捧”。

從棚內到戶外,綜藝節目主流攝像團隊正在忍受煎熬。“該抓的畫面還是要拍到,觀眾不會因為客觀原因就能理解你的難處。”《我們十七歲》攝像統籌羅立告訴記者。

藝人睡四五個小時,工作人員就要前後再減掉一小時;節目轉車走山區,“感覺牙都顛得鬆了,下車的第一件事是先咬咬牙”;節目還選取了百姓家、農家樂等室內小場地,“不像戶外可以施展得開,但攝像組和燈光組必須克服”。

羅立和他的團隊已是國內頗有經驗的真人秀拍攝團隊,僅2016年參與的真人秀節目就有《我們十七歲》《奔跑吧兄弟》《我們的挑戰》《跨界冰雪王》《我的新衣》《高能少年團》《星球者聯盟》《下一個球星》等。

即使是這樣富有經驗的團隊,也有無法克服的難題。“最大的拍攝難度是天氣,”羅立告訴記者,節目在撫遠和饒河拍攝期間,氣溫低至30度,攝像機耗電極快,“人的體力下降也快,有兩位攝像師腳趾手指有凍傷。”

ADVERTISEMENT

戶外節目的靈活性也考驗著攝像師的反應能力。羅檑對每次的水上拍攝都提心吊膽,“機器和素材掉水裡就完了,有的攝像師倒著走,一隻眼拍攝、一隻眼看路,還要保持鏡頭穩定,戶外攝像挺不容易的。”《越野千裡》總導演李佳夢說道,“跟拍姚明的攝像師為了保證(姚明)入鏡,他走一步,攝像師就要退三步。諸如此類的對策一定要有,要迅速反應。”

分工與合作

與燦星製作等老牌綜藝節目公司不同,《越野千裡》的製作方雲集將來以紀錄片為基底,戶外拍攝原本就佔據巨大比例。李佳夢曾拍攝過以日本藝人福山雅治為主角的紀錄片《為歌而行》。從那時10個人左右到《越野千裡》近100人的團隊,紀錄片到真人秀的過渡並非易事。

節目第二期,懸掛於直升機下的傅園慧因掛鉤脫落突然下降。從天上飛、地上跑再到泥裡滾,《越野千裡》的安全保障幾乎滲透在方方面面。

攝像團隊中,兩位來自Discovery的攝像師不僅要向中方攝像師普及各種環境下的安全拍攝須知,還要時刻保證所有環節的安全性,“比如在高原拍攝中,有的攝像師會有高原反應,還要扛著攝像機爬上幾千米海拔,有的人確實快昏過去,只能臨時找直升機運下去、換人。”李佳夢說道。

據悉,《越野千裡》的核心攝像團隊有20多人。從《跟著貝爾去冒險》的“一帶八”到《越野千裡》的“一帶一”,跟拍近景的機位從每人兩個擴張到四個,還不包括特殊景別攝像師。也就是說,在20多人的配置中,至少有10個人跟拍藝人,似乎也暗示著這檔“上天下海”的真人秀的特別難度。

《我們十七歲》的拍攝環境則相對簡單,基本配置也比一般的真人秀團隊少一些。“轉場特別多,小場景特別多,所以我會刻意減少人員。”羅立告訴記者,攝像組不設攝像助理,所有器材都由攝像師自己搬運,負責空鏡的攝像師也要拍攝主節目內容

ADVERTISEMENT

他擅用巧勁,“定點的有12臺機位。這12臺經常根據場景需要還會分為AB組。”在羅立看來,並不是機位多就一定好,“如果安排得不好,好多都是重複的景別,對於資方是浪費錢也沒必要,對於攝像師來說也容易產生惰性。”

從團隊人數看,《我們的挑戰》也遵循著“一個MC帶兩個跟拍攝像師”的做法,定點攝像師3~4人,CC攝像師1~3人,常規有10多人的拍攝團隊。最複雜的“冬日運動會”一期採用了10個定點機位,攝像師數量達20多個,機位達31個。

《我們的挑戰》將團隊更加規範地分為“空鏡組”和“拍攝組”。據羅檑介紹,空鏡組與主節目內容無關,主要拍攝大空鏡以及與廣告客戶權益回報的相關鏡頭。拍攝組分為跟拍、定點拍攝與CC(特種攝像)三個小組。

跟拍組跟拍MC,每個MC帶兩位跟拍攝像,兩人不僅互為“備份”,且相對閒置的一臺機器還要負責拍攝路人互動或者一些關係鏡頭。

定點拍攝則主要負責固定機位的安排,並與跟拍形成有效互補。羅檑告訴記者,在《我們的挑戰》中,兩種攝像負責的區域無縫對接,且配合默契。“他們都會在MC運動軸線的一側,這樣就不會穿幫。”

CC攝像的存在則是為了彌補前兩者無法拍攝的一些角度,是對常規拍攝的有效補充。“比如跨欄的時候不能派攝像師,從全景看會穿幫;再比如衣櫃這種小型空間藏不下一個攝像師,也會用到CC。”據羅檑介紹,一般場景的CC攝像大概是10個左右,特殊場景可達20~30個,以實現360度無死角的拍攝。

特種與普及

以CC、無人機為主的特種裝置,隨著戶外真人秀在國內的普及,成為攝像師們的“新寵”。“拍攝的時候,凡是能想到的,我們都會不惜成本去使用常用的特種拍攝。”羅檑說。

CC特指小型GoPro或DV等,多用於車內、室內、睡袋、飛機等小型封閉空間;也會直接讓MC頭戴或穿戴,以模擬主觀視角。雖然拍攝理念相似,但CC與歐美紀實綜藝中常用的“固定攝像頭”仍有很大差別。

羅檑認為,CC在中國戶外真人秀中的廣泛普及是借鑑了韓國人的拍攝方法。“GoPro 並不是廣播級的裝置,價格基本在2000塊錢之內。”

在以紀實性為基底的《越野千裡》中,CC的應用隻多不少。“姚明在《爸爸去哪兒》中隻拍攝了半小時,因為他不喜歡參加這種綜藝節目,這次卻要跟我們拍一天一夜。”李佳夢說道。

“拍之前他反覆跟我強調,他最不喜歡鏡頭,一看到鏡頭就不願意說話。所以我們事先在他周圍安裝了許多GoPro。”此外,節目組還在姚明不注意時想辦法在他身上安裝了一些小型攝像機,“但後來非常有趣的是,他只要發現機器就會自己拆掉。”

無人機是《我們的挑戰》採用最多的特種拍攝裝備,羅檑告訴記者,無人機“主要用於城市空鏡或大型場面的航拍,幾乎每期節目都會有”。

而《越野千裡》則使用了一大一小兩臺無人機,李佳夢的感受是,小型無人機靈活並容易操控,“但拍出來的色調不如大型無人機那麼美,所以表現中國大美、大好河山的鏡頭都是用大型無人機拍的”。此外,小型無人機還能夠用於拍攝突發特殊情況。

但正因航拍多為遠景、大遠景,在缺少樹林等遮蔽的地區很容易出現穿幫鏡頭。“所以我們事前會考慮很多,怎樣能既把機位藏好,高度又要適中,還不影響航拍。”在具體拍攝中,“要麼拉長拍攝時間,要麼補拍航拍大景。”李佳夢說。

此外,水下攝影、VR拍攝、子彈攝影等更高成本、更富技術審美性的拍攝方式也在為戶外真人秀帶來特別的風格。據李佳夢介紹,《越野千裡》選取的每種地理風貌都會拍攝至少一個360度子彈攝影。

羅立則看到,國內攝像器材公司的專業性越來越高,為戶外真人秀的技術實踐提供了更多可能性,“比如大疆出的產品在戶外綜藝節目中用的特別多,各種型號的Ronin、Osmo、Inspire,包括新出的Mavic都非常好用。特殊器材方面,GoPro、Sony的Nx30和FDR-x3000應用的也很多。”

硬體與軟體

《越野千裡》的不少攝像師來自紀錄片行當。李佳夢提到,雖然他們之前經歷的拍攝環境已經算得上“非常惡劣”,但加入到這個節目後還是強化了許多技能,比如“短時間奔跑的能力”以及“抵禦5300米海拔高原缺氧的能力”。更何況這些能力“前期沒法鍛鍊,也不是想鍛鍊就能鍛煉出來的”。

起早睡晚更是戶外攝像師的常態,“藝人早上6點起床,那麼5點就要開拍,4點就得領裝置,一直拍到晚上7點,一天十幾個小時。”在藝人吃飯時,攝像師仍然不能吃,“所以基本會把所有便攜的零食都給他們,麵包、士力架、巧克力……他們只能在路上抽空吃一點。”

超級體能、超強毅力與超高情商,戶外真人秀的攝像師無疑是“神奇”的存在。在歐美國家,有不少戶外真人秀的攝像師都是戰地記者出身。在羅立看來,跟拍攝像師主要需要具備三個素質

排第一的是體力好,“早起不睡跑到吐”是常事;排第二的是團隊成員之間要有默契,拍攝中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知道對方的意圖;排第三的是情商要高,能和藝人對上話,才能讓藝人放下戒心,在節目中表現得更放鬆。“當然,攝影師自身技術過硬是必須的,虛焦、不穩,這些是絕對上不了機的。”

這是一個要求“硬體”與“軟體”齊備的工種。據羅立介紹,他會根據攝像師的身高、體力、經歷等各方面情況來匹配不同的藝人。

《我們十七歲》的跟拍攝像師與《奔跑吧兄弟》幾乎是同一批人,“跟拍郭富城的也拍AB,拍範明的原來跟王祖藍,拍韓東君的原來拍鹿晗,拍華少的原來跟拍鄭愷;只有孫楊因為身高關係才換了一位身高一米九的攝像師,他在網綜《看你往哪跑》中和孫楊已經磨合過。”

除了體力、毅力,羅檑認為,攝像師們某種程度上還擔負著“MC隨行技術服務”的職能,“要監聽MC的‘小蜜蜂’是不是沒電,萬一沒電了要幫忙換電池。所以,即使收音師跟丟了,攝像師是絕對不能跟丟的。”

敏銳的反應能力也是攝像師的重要素質。“不能永遠框著MC的中近景,比如MC說這棟樓好高,就要馬上給這棟樓一個全景,一旦沒拍到,後期就要補拍。”李佳夢也認同,缺乏這種敏銳度是致命的,“只有一次成型的東西才有最真實的狀態,因此所有拍攝必須一次成型,不可能在一個地方走兩遍。”

好的拍攝團隊稀缺,是尚處於起步期的戶外真人秀必須面臨的尷尬境地。“戶外節目的同質化,很大程度來源於優秀團隊的匱乏——就那麼幾支好的,風格當然會相像。”羅檑指出。但在羅立看來,市場上的大型班底搭建已近完成,各個團隊都在摸索,“技術上是次要的,熟練到一定階段,大家都差不多。”

從製片人、導演出身的羅立認為自己團隊的強項是對節目的理解,“導演喜歡和我討論內容,我會給出我的建議。”但有時,頗有大團隊經驗的他也會想起過去只有兩個機位的時刻,“那時節目組人少,大家都玩在一起。不像現在做完一季節目,好多別的組的工作人員都叫不出名字。”

同時,他也在隱隱地擔憂,“現在的攝像師在拍攝手法上太單一,機位多也意味著擔的責任少了,對分鏡、畫面都少了感覺。”

“廣電獨家”是廣電業界第一訂閱號,“影視獨家”深度透視影視產業規律,由北京中廣傳華影視文化諮詢有限公司運營,新版微信圖可直接訂閱


» 廣電獨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