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冉和龔宇說的美劇模式不是一回事,誰的主張才是真正解藥?

ADVERTISEMENT

2月7日,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在《中國娛樂產業的機會只有這一個》一文中,首次公開提出了“未來的網劇會以美劇模式為主”的論斷。

2月19日,龔宇在中廣聯電視製片委員會年會的演講上,代表視訊網站發聲,也指認美劇模式將為超級網劇的主流模式。

2月20日,檸萌影業當家人蘇曉照例推出2017十問,作為新貴製片方,在問及“美劇模式”的時候他也明確表態:會成為視訊網站劇集播出的主流模式。

2月21日,《約會戀愛究竟是什麼》在騰訊視訊開播,點選口碑雙高。作為國內第一部日劇翻拍,《約》的成功也激起了業內對日劇富礦掘金的興趣。

電視劇要拍得腦殘一點,再腦殘一點。網劇要寫得懸浮一些,再懸浮一些。“口碑劇的吸粉力遠沒有口水劇高”——本以為這個祕而不宣的引流和拉新高招,至少會在3-5年內繼續主宰國劇品相。沒想到才開年倆月,“美劇模式”“日劇美學”竟然成了平臺、資本與製片方共吟的高音。

英美劇對接精英受眾,日劇招攬文藝青年。都說小體量的“中產精英”能主導輿論場卻頂不上播放量,那視訊網站為何要在這急需止血的當口做此發聲?借鑑美日,究竟是吊在大小製作公司額前的一根胡蘿蔔,還是先知指明的風口?今天我們不妨從模式本身和受眾思維兩方面來聊聊這個問題。

中國式借鑑:美劇模式≠美劇理念,日劇美學≠日劇尺度

在一個月前,王冉“美劇模式”的論斷一出,引起了業界不小的爭論。爭論的焦點主要在他提出的幾條美劇經驗上。

對於他總結出的,“敘事要有宏大的主題和哲學思考”、“人物設定要打破非黑即白框限”,有人說他越俎代庖,更多的人說他是“何不食肉糜”的天真。不過,他同時所說的工業化生產、季播+短篇幅的經驗卻未受到關注。

也就在十多天後,龔宇在闡述愛奇藝的網劇戰略時,再次提出“美劇模式”。這一次他小心地沒有提及任何創作指導,隻描述了這樣一種發展前景:季播+周播,縮減集數、拉長每集長度,同時比照歐美標準增加單集投資。

ADVERTISEMENT

作為一線掌局人,龔宇顯然更瞭解創作中的限制和不確定性。他提出的“美劇模式”不是指導創作的打手,而是一套建立在自審自播政策上的可落地製度。

這套製度的目的也很明顯:第一,是要保住上遊創作主動權。這種劇是電視臺播不了的,所以合作製片方也別想一魚多吃;第二,是要形成內容黏性,繫結使用者,培養付費訂閱的習慣。1部13集每集60分鐘的周播劇,如果使用者願意買單,3個月的會員費就來了。每年能有4-5部“優質劇”,使用者就會心甘情願地包年成為忠實使用者。長此以往,止血有望。

至於“優質內容”是像《太後》《鬼怪》那樣的迷妹向,還是《紙牌屋》《黑鏡》那樣的高冷範,龔宇作為頂層規劃人不會限定。換句話說,只要是季播+周播的劇集,哪怕是純正的韓劇配方在他這裡也算是“美劇模式”。由此可見,業界所提的“美劇模式”,只是借鑑美劇的製播模式,培養付費訂閱的習慣,並不等於精品模式——至少不等於美劇理念上的精品模式。

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日劇美學”的提法。《約會戀愛究竟是什麼》通過良好的劇情本土化和人物設定的神還原打響了日劇翻拍的第一炮。可以預見,在韓流受挫、英美IP水土不服的情況下,日劇很可能將成為接下來國內製作公司爭搶開掘的富礦。至少,熱門日劇已經走出邊緣地位,成了視訊網站的重點引進物件,比如芒果TV即將上線的《四重奏》。

但是,“日劇美學”絕不僅僅停留在“日劇跑”“打嘴炮”和質樸畫面。真正重量級的日劇常常牽涉人性拷問、社會問題的解剖,這些灰暗底色的作品,幾乎也和英美IP一樣操作難度極大。即使是像《重版出來》《請和廢柴的我談戀愛》那樣的勵誌甜劇,也往往因為其本土性、去商業化的特徵,處於“不可學”的狀態。

也就是說,業界所提的“美劇模式”“日劇美學”並非精品化的同義詞,不過是中體西用的商業邏輯。至於未來網劇內容的大摸樣,一定是與視訊網站的目標受眾——年輕人——的口味息息相關的,這也就涉及到下面要討論的9000歲的趣味問題。

ADVERTISEMENT

“精神中產”的9000歲

在電視劇、網劇的商業邏輯中,90後00後(合稱9000歲)是一個尷尬的存在——一方面,他們是各個平臺都想爭搶的目標受眾,幾乎沒有一家平臺不以“年輕立臺”為綱。另一方面,他們也像曾經的“小鎮青年”一樣成了一個被妖魔化的群體,但凡出現無法理解的“爆款”,“9000歲口味”就成了首選背鍋理由。

一個非常典型的現象便是,投資人與創作者在提起他們時,大多會努力證明自己對他們把脈精準,但言語間又總是不自覺地與他們劃清品味界線。

究竟9000歲的品味是怎樣的呢?不妨舉我身邊一個真實的例子。

小遠是我的表妹,94年出生,碩士在讀。她是個“小城姑娘”也是一個標準宅女,從小“沉湎”於各類國產古裝和臺灣偶像劇,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是一個被電視劇帶大的孩子。

在她剛進大學第一年,瘋狂迷戀上了韓劇和韓綜,對各種萌蘇軟甜的長腿歐巴欲罷不能。春節家庭小聚,她興致勃勃地拿著手機,給我看她從微博上扒下來的各種歐巴帥圖和段子,儘管我跟她根本對不上頻道。

到她大二那一年寒假再見到她時,我問她最近看了什麼劇,她竟然說在看《吸血鬼日記》。原來,自從《暮光之城》給她開啟了歐美魔幻的大門之後,棒子歐巴的吸引力就一落千丈。

慢慢地,她從《吸血鬼日記》《真愛如血》打頭,到後來的《行屍走肉》《美國恐怖故事》成了半個美劇行家。

今年春節當我再見到她的時候,她竟然頭頭是道地跟我聊起了電視劇創作經:“韓劇,不就會愛來愛去嘛,都是美劇嚼剩下。我們再抄韓劇,就是嚼渣渣。不過大多數人看電視劇時是不帶腦子的吧,喜歡腦殘劇,人都看傻了。算了,我這說誰呢,幾年前我也是這樣的。”

這個個案,就算不典型也至少能說明這樣一個現象:90後和00後的的口味既不是被嚴肅文學調教出來的,也不是被電視臺選購的劇集一手養成的,而是被網際網路上流通的各類、各國影視作品“嬌慣”出來的。

隨著大學教育的下沉,這樣的90後和00後很可能將會逐漸取代所謂的“小鎮青年”概念,成為年輕人的主體。雖然高教的含金量在下降,但大學校園這幾年絕對是媒介素養、消費習慣養成的絕佳時機。

所以說,儘管9000歲中有些人在經濟上還要受父輩蔭庇,但在精神取向和消費習慣上,很可能已經提前進入“中產”思維。

掐指一算,到今年,2000年出生的孩子也已經17歲,很快就要邁進大學的門檻。到時候,他們父母和班主任平時管製使用的手機、平板機和電腦將對他們無限量開放。那時,還指望能用那種“言稱上古,明清打扮”的小學生劇唬住他們嗎?

從這個角度來看,借鑑美日的口號儘管有“中體西用”之嫌,但如果真能推動劇集品質升級,也算是預判準確、居安思危。

【文/鐵皮小鼓】

版權聲明:微信公眾號【影視獨舌】所有原創文字,版權均屬【影視獨舌】及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體複製轉載,需徵得我們同意並註明出處。(請回覆“轉載”,瞭解具體要求!)

微訊號:dusheme

有觀點、有態度、有溫度的行業交流平臺


» 影視獨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