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之殤:板子應該打在誰身上?大概沒有人無辜

ADVERTISEMENT

這個沉重的話題,其實本來是慄小姐在天涯新開帖《一提良心就是正午?細聊曾經良心的電視劇團隊與佳作,以及那些陳年八卦》的開頭修改而成,天涯的帖子不會以沉重為主基調,而且會把上面提到的良心團隊及其優秀作品八個遍,有興趣去帖子裡蹲著吧,點選“閱讀原文”直達。

大家都在呼喚良心劇。

整個2016年,良心劇這個陣營扒拉來扒拉去,一個手掌數得完。

《歡樂頌》引發的熱議是現象級的,但從電視劇本身的質量來說,女主角的演技、整劇的節奏、感情戲的違和,都讓它距離經典還差著幾口氣。至於被人詬病的價值觀問題,我倒覺得並不影響什麼。

除此之外,從劇本到演技都還能算得上良心劇,大概也就是《小別離》、《好先生》、《如果蝸牛有愛情》、《精絕古城》等等。

拍拍數數,看得過去的電視劇裡,正午佔了一大半,難怪說起當今國產電視劇的良心團隊,

八成吃瓜群眾會說山影及脫胎於山影的正午,剩下的兩成可能連正午及山影都不滿意。

可是不滿意它們,又還有誰呢?看看去年收視排面前十的這些劇集:《翻譯官》、《解密》、《錦繡未央》、《麻雀》、《女醫明妃傳》?

還是算了吧。

我們成長為吃瓜群眾的過程中,曾經看過那麼多優秀的電視劇,剔除童年濾鏡的影響,其中也有很大部分遠勝當今主流電視劇的質量,那些電視劇的主創者們,都哪兒去了?

說起大陸電視劇當年的良心,你一定不會對這些名字陌生:

張黎、劉和平、楊亞洲、胡玫、鄭曉龍、趙寶剛、尤小剛、高希希、劉江、薑偉、海巖、李少紅…………列舉很難窮盡。

這些人,在他們正當年的時候,有水平、有情懷、有深度、有態度,無數優秀電視劇出自他們之手。

可現在的他們為什麼就不能再穩定持續地出產優質電視劇了呢?

無非是一切都變了吧。

太多的熱錢湧入影視圈,一切都遭到了洗牌。

這也在各種業內人士口中得到了證實:

ADVERTISEMENT

鄭曉龍直言:“……現在有大量的資金湧入,他們不會抓劇本,但是他們會抓演員,把錢給夠,收視點就來了。我瞭解很多演員,他這部戲不想演,但是偏偏給你高價,那我為什麼不拿呢?投資方不瞭解創作,就隻能靠著演員去撐面子,然後去賣片。”

《秦始皇》、《塵埃落定》、《趙氏孤兒案》的導演閻建剛也這樣表達自己的擔心:

這幾天流傳很廣的《編劇宋方金臥底橫店帶回一線實錄: 被毀掉的表演》裡也有類似內容,就不在此贅述了。

熱錢的湧入,改變了影視圈的格局,為影視工作者帶來高收入的同時,也將原有規則的秩序衝擊得一絲不剩。

也不能不看到,有些導演在資本湧入之前就自我放棄了,典型的如尤小剛,2000年之前也屢有佳作,2002年的《孝莊祕史》幫助他在影響力方面達到了巔峰

之後的水準與操守卻一路下滑,到《楊貴妃祕史》時已透支了自己所有的口碑與信譽。

雖然整個世界都在接受網際網路帶來的文化與生活方式的洗禮,但很少有國家像中國這樣,幾代人之間的審美與價值觀無比割裂。

那些曾經的良心導演編劇們,即使保持穩定的水準,卻受個人經歷與精力所限,漸漸無法跟上這個飛速發展的時代。

當80後、90後甚至00後逐漸成長為電視節目的主要受眾,以上這些60後乃至70後們的力不從心,實在可以理解。

就像高希希的《露水紅顏》和《遊戲規則》,裡面充滿了對時代前沿符號的追逐,卻那麼笨拙,真讓人心生惻隱……

可是,有高峰有低穀,逐漸衰竭是一般創作者的必然規律,良心電視劇無法再現江湖這種事兒,根本怪不到已經過了巔峰期的他們身上,要怪的,是這個產業在急速擴張時的青黃不接吧。

時代變了的另一個含義,是當前對電視節目內容的監管,比多年前隻嚴不寬,涉案劇、歷史劇、政治劇、年代劇,總菊什麼內容都有意見都要管,電視劇的質量卻越管越爛,要想不觸電,隻好去拍風險最小的玄幻劇與言情劇,其餘隻要沾現實一點都會被聯想被管製。

徵服這樣的劇集,再也看不到了吧

ADVERTISEMENT

也別一味說什麼有水平不怕限制,能掙脫條條框框絕對是所有創作者的夢想,那些隨處不在的高壓線和一票否決,在創作者創作過程中造成的壓力與影響,絕不僅僅是題材內容主義與否那麼簡單。說太多會被刪,總之宣傳口的G點,絕對超出你的想象就是了。

是的,最要命的是,我們變了。

80後90後們可以回憶一下,成長過程中,我們是怎麼看電視劇的?

揹著父母偷偷看,跟著父母蹭電視看,從門縫裡看,借吃水果的機會看……相信你們都有過。

那時候電視臺放什麼我們看什麼,父母看什麼我們看什麼,報紙標題讚揚什麼,我們看什麼。

娛樂方式的單一,加上遙控器掌握在長輩手裡,這讓年幼的我們很長時間裡隻能follow父母感興趣的電視劇題材,被迫看了一些“如果有選擇權,年幼的你根本不會投放視線”的電視劇。

歷史題材如《走向共和》、《雍正王朝》、《大明王朝》,家庭題材如《空鏡子》、《金婚》等等,都是這樣進入我們記憶的。

現在回味起來,這些劇真好,可是對於當年的我們來說,有幾個是主動選擇看這些劇集的呢?

這牽扯出另一個話頭:雖然時代變了,審美變了,但有些品質本該是恆定的,如果導演們堅持自己的審美,未必拍不出雖然不流行但也稱得上傑作的東西來。

比如楊亞洲導演。

他的《嘿,孩子!》、《嘿,老頭!》、《草帽警察》、《生活有點甜》,都是近幾年的作品,看過的舉手。

除了《嘿,孩子!》因為所謂的價值觀問題被打了低分,後三者的豆瓣評分分別是7.8,8.0,8.4

評分不低吧?絕對是所謂的良心好劇呢。

你看過嗎?

ADVERTISEMENT

佳作與否,你首先要看進去,才能判斷,才會有評論,才會形成話題。

可是,有了電腦、ipad、手機,即使形式上陪父母看電視也可以自得其樂的我們,已經不需要被動接受任何劇集。每人手裡至少一個屏,對那些一眼就被判斷為“不是我的菜”的片子,不會分出一絲注意力。因為這個時代可以吸引我們注意力的東西太多,換句話說,我們很難再專注。

不專注就很難去欣賞有深度的東西。所以以前的電視劇電影敢在開篇來一個一分多鐘意味深長的大長鏡,現在的電視劇電影恨不能前五分鐘就大撕一場X。

而為什麼類似嚴肅題材的劇集在歐美就能大行其道,既有口碑又有收視呢?

隻好引用何冰一段有崇洋媚外嫌疑的原話:

對於這個節目(指《見字如面》),我錄的時候就知道它應該不錯,而且我嚴重地讚許了這個節目的構想。但它也不會更火。你想,如果說這個節目的收視率高過了那些娛樂綜藝節目的話,那我們這個社會就變成彬彬有禮的社會了。中國是極少數人在守著規矩,所以我們的街道才這麼髒,這是一回事嘛,對不對?所以這節目也就這樣,看這節目的人就是那些守規矩,或者說已經想守規矩的人了,所以它一定不是大眾的。

我也很難想象自己還會再去追一部類似《家有九鳳》的劇集,除非哪一天這種片子的哪個點戳中了自媒體,使其得到一窩蜂的批判或追捧,我們才會擡眼看看那些其實很不錯的作品。

所以我也隻能在對這些優秀作品的盤點中,期待著青黃不接的時期趕緊過去,優秀的青年從業者儘快成長,前輩們也儘快找到把過硬的業務水平和底蘊與當今主流審美結合的方式,像鄭曉龍做出了《甄嬛傳》那樣,煥發事業第二春。

這也是為什麼《大明王朝1566》將在重慶衛視重播的訊息傳出引爆自媒體時,我興奮不起來的緣故——即使是在普遍呼喚良心劇的當今,這樣的劇集收視率也絕不會爆,因為欣賞一部深刻的劇集所需要的專注與審美水準,從來就不是大眾的,起碼不是當前中國大眾的。

所以重慶衛視《大明王朝1566》的重播,帶來的恐怕隻是又一輪口碑傳播,以及最重要的——提供小部分人一直渴望的高清片源罷了。

誰成想,連這樣的重播,都跳票了呢……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板子打在誰身上,誰都覺得冤,可這行業就一天天爛一點、再爛一點。被資本挾持的影視從業者們也許都能賺到很多錢,丟掉的,也不過是對一個行業的敬畏之心罷了。

他們覺得劃算,你們呢?

點選檢視:

如果有如果,鄭爽們會怎樣?

爛片與佳作從何時起分道揚鑣?答案也許就在這裡 || 2016劇組白皮書釋出

《大唐榮耀》:製作精良的良心劇?不過是“得蘇者得天下”吧

《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品相不錯的玄幻劇,收視卻扛不過《摳圖不自賞》,製作方犯了哪三個錯誤?

不再直抒胸臆,一切都是算計——多年之後,韓寒終於發現,錢可真是好東西

感謝內地還有人能做出一檔真正文藝的綜藝節目

誰是2016年的演技最低穀(女星篇)|| 2016年娛樂圈大盤點

誰是2016年的演技最低穀(男星篇)|| 2016年娛樂圈大盤點

《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堪稱神還原,除了主角……

《羅曼蒂克消亡史》:看不懂就說人家裝逼,你還真以為自己是上帝啊?

《戲說乾隆》翻拍?風流倜儻的四爺難覓,內有錦繡的金馬獎最佳編劇更難尋

明星夫妻之困局:出軌不要緊,能不能別讓人拍到啊?!

愛與不愛,殊難隱藏,就算是資深演員霍建華先生也一樣,遑論劉翔!

» 八卦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