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立兩會批收視率造假,“造假產業鏈”如何一步步成為行業毒瘤

ADVERTISEMENT

全國政協和全國人大第十二屆五次會議分別於3月3日和3月5日正式開幕。隨著兩會的進展,文娛行業中備受關注的影視行業票房收視率造假、明星天價片酬、“劣跡藝人”等問題也隨著張國立等明星代表的提案受到廣泛關注。

2017年,文化產業佈局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被強調,從去年到現在,國內影視行業尤其是電影市場一直處於資本湧入高速發展的紅海時期,文化產業和文化市場的蓬勃發展隨之帶來的一系列負面問題也成為今年兩會娛樂界委員們的提案重點。3月7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一級演員張國立在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文藝界小組發言中痛批近年來出現的收視率造假現象。

1

張國立痛批收視率造假“我們對職業的敬畏心沒有了”

張國立在會上提出“大家想一想這個行業為什麼會這樣子?是我們的從業人員對我們職業的敬畏心沒有了。”他解釋道,因為目前中國僅有一家收視率監督監控平臺,因此對一些人來說“就方便了”,導致出現收視率購買和作假的現象。更因為其中原因複雜,導致沒有人能夠把這些事情揭發出來。

張國立還舉例道“如此現狀下,就曾出現導演購買收視率被騙,最終作品在省級衛視訊道上線三天後就被下線的業內大笑話。”

除此之外,張國立還提到“這兩年造成現象級的劇還是IP劇,留下來的後遺症就是到處打官司,原因包括了劇本作假、剽竊、抄襲還有資料作假等等,”他認為IP的氾濫是近期來資本的野蠻進入造成的。巨大的市場泡沫確實給處於風口浪尖的影視行業帶來了許多隱憂,資料造假、抄襲成風,明星道德問題以及天價片酬等等問題,資料失實帶來的行業不良競爭已經開始嚴重威脅產業的發展。

ADVERTISEMENT

2

收視率造假由來已久,“毒瘤”難以根除

近年來影視資料造假的問題和嚴重性多次引起關注,嚴重的票房注水“幽靈場”“偷票房”、買收視率、買點選率的新聞屢見不鮮。近期最為轟動的事件是2016年12月,《美人私房菜》在浙江衛視播出,當天收視率僅為0.184,在全國排名第20位,甚至不及浙江衛視平時播放廣告時的收視率。播出幾天後《美人私房菜》的收視率持續維持在穀底,未有任何起色,期間更是創下浙江衛視“50年來收視最低值”,12月9日,《美人私房菜》則正式被撤檔。

張國立在兩會中提到的“導演購買收視率被騙”事件說的似乎就是這件事。《美人私房菜》的製片人嚴從華在《美人私房菜》收視率低迷的第二天就被告知無論如何要將收視率做上去,否則將撤劇,嚴從華一方面寄希望於收視率自動好轉,另一方面不得不立即打聽購買收視率的渠道,諮詢後得到的答覆是,購買收視率一集需要花費40萬元,且臨時購買不一定能買到,認為購買成本太高且擔心遭遇詐騙的嚴從華隻好放棄。雖然不至於“被騙”,但其中緣由也不得不讓人唏噓,該劇在浙江衛視播出的五天裡,收視率始終未超過0.2,這是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發生的現象。嚴從華曾透露,一集買收視率要花40萬,《美人私房菜》賣了兩家衛視,意味著一天晚上如果播兩集,兩家衛視相當於播四集的量,就得花160萬買收視率,共安排播出時間是25天,就要將近4000萬,這樣的一個買收視率的付出,是嚴從華絕對不能承受之重。

事實上從2006年開始就已經有電視收視率造假的問題,其背後利益關係錯綜複雜多年來此問題沒有緩解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演變成一個全行業性的問題。近年來收視率異常的現象屢有發生,2006年央視索福瑞在西安地區有17戶樣本戶被幹擾,進而影響了當地的收視率;2009年東部沿海某省份的影視訊道收視率發生異動;2010年人民日報首次揭露了收視率樣本戶正被個別地方衛視收買的事實;2012年8月王建峰公開舉報收視率可被舉報、被購買;2014年北京地區收拾出現異常表現,北京衛視被擠出本地前十,北京地區樣本戶疑遭受汙染。及至2015年《美人私房菜》因收視率過低而被撤引爆了收視率造假的問題,當時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法務委員會舉行釋出會表示目前協會已經開始收集證據,將拿起法律武器打擊收視率造假。

影視資料造假的問題不僅在電視領域,電影票房注水嚴重也是愈演愈烈。2016年3月份上映的電影《葉問3》票房涉嫌注水,上映兩天後廣電總局電影局就緊急召開會議,下令約談相關負責人,甚至引來了海外媒體的高度關注。去年兩會期間相關代表就提出過相關建議,至今市場現象仍未緩解,事實上收視率造假問題牽涉甚廣,牽涉甚深,其解決也不可能是一天兩天。

ADVERTISEMENT

3

“毒瘤”為何難除?利益糾葛、行業亂象

收視率造假的問題這個提了這麼多年“毒瘤”一直沒法拔除,以至於開始嚴重影響行業的良性發展,其背後的原因錯綜複雜,此處主要提出兩點。一是天價利潤,背後利益糾葛縱橫;二是資本湧入,行業良性競爭建構困難。

電視劇製作方在向電視臺售出電視劇時通常需要做出收視率擔保,因此雙方會附加簽訂一份對賭協議,電視劇播出時必須達到協議中保證的收視率數值,製作方才能從電視臺拿到全部的購片款,否則按照協議比例相應扣款。資本炒熱了市場,但電視劇市場從2015年起廣電出臺的“一劇兩星”政策加重了供大於求的市場失衡現象,雖然廣電總局出臺過禁止簽訂對賭協議的公約,大部分電視臺在購劇是仍會強調收視率標準的問題,收視率資料直接與製作方的片款掛了鉤。

收視率對於電視臺的重要性與業績與廣告商關聯頗深,廣告商當然是電視臺收視率越高,越投放廣告。在這兩種關係作用之下,就形成了一種電視出品方和各大衛視訊道過度的追捧收視率並普遍要求購買收視率的常態,電視劇行業的惡性迴圈也就越陷越深,本末倒置。

此前尼爾森退出中國市場後,國內主要的收視率調查公司就是央視索福瑞一家,一家獨大的情況下很容易產生亂像,任何行業都需要競爭,並且是良性的競爭,收視率調查行業也不例外。近年來,針對索福瑞的爭議時有發生,包括“收視率作假”、“壟斷收視率”、“缺乏行政監管”等。包括前文中提到的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也多次向主管部門反應收視率問題。央視索福瑞曾公開表示索福瑞“也是虛假收視率的受害者”,事實上索福瑞的商業模式並不複雜,隻要能幹擾索福瑞樣本戶的收視行為,就能“汙染”索福瑞的收視資料,收視率作假由此而來。

ADVERTISEMENT

有訊息稱“相關人員根據測算,有些城市,隻要有一戶樣本戶,能成功提交全家全天看某特定衛視的資料,該衛視的資料就能一下子上升到0.3至0.5左右,幾乎翻一倍。”也就是說每個城市隻要控製的兩個樣本戶,該檔節目就能成為熱門,控製4戶以上就能成為現象級節目,可見造假之易。

多方原因導致收視率造假“毒瘤”多年來綿延至今,難以根除,如今被不斷的“攤在陽光下”反覆提出、關注,然問題的解決與製度性的建設和行業良性競爭的建構是分不開的,然這兩個部分的建構都不是小事,顯然收視率造假的問題解決仍然任重道遠。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