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平視”自己的林依晨,才是娛樂圈真正的清流吧

ADVERTISEMENT

胡歌上美國留學去了,在他走之前,就前兩天,一群人給他開了個“歡送會”。

作為胡歌在圈內的“知己”,林依晨也到場了,她說了一段話:

“一個表演工作者,還有其實是一般人,都會有被人家仰望,或者是輕視的時候,可是我覺得隻有他自己應該要知道如何平視自己,知道自己該是個什麼樣的人,可以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覺得這趟旅程他會因為這樣得到很多,然後……開心玩吧!”

那一瞬間胡歌有些動容。

“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知道自己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這話聽起來簡單,實際上太難。

因為這基本上是在要求自己無論是輝煌還是失落時,都能夠正視自己,不驕傲放縱也不自怨自艾。

印象中的林依晨,有著感染人的笑容,隨時都是一副陽光的狀態;她輝煌的時候太多,即使沒那麼紅了的時候,也一直活躍在大家的視線裡。

這樣的林依晨,竟然也會有失意的時候嗎?

令人心疼的是,不僅有,還很多。

林依晨的原生家庭不太好

童年時父母分居,高中時正式離婚,靠著媽媽一個人微薄的工資把她和弟弟拉扯大。

高中時她為了給弟弟換一臺價值不菲的電腦,報名參加了“捷運超美女”選拔並獲得了冠軍,就這樣偶然地進入了娛樂圈。

後來她在訪談中提到出道的經歷,說在投出報名錶的時候猶豫了3秒,因為這將是改變她一生的決定。

她在2001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臺灣國立政治大學,並正式出道娛樂圈,就此開始了忙碌的半工半讀生涯。

也是從那時候起,她從媽媽手裡接過了“養家”的重擔。

白天拍戲,晚上補上學業進度,林依晨說她最長的一次有三天三夜沒睡覺。

還好,憑藉清新脫俗的外表和超出常人的努力,林依晨的第一部戲就是女主角。

但一出道就演主角也是有很大壓力的,林依晨後來回憶說,當時有很多人針對她排擠她。

ADVERTISEMENT

所以出道時的那兩年,林依晨形容自己的性格,用的詞語竟然是“壓抑”

明明是一個正處於美好年華的美少女啊,不過19歲而已,有書可以念,有戲可以拍,有錢可以賺,怎麼會是壓抑呢?

因為別人看到的是風光無限,在她肩上卻是沉重的壓力。

這麼看來,林依晨應該是一個悲觀的人,連她自己都說會有點“杞人憂天”。

可在這種悲觀中,她又對事物看得很透

2003年她錯失了金馬獎最佳新人的提名,因為被提名的《飛躍情海》嚴格意義上不算她的第一部電影,之前還有一部《空手道少女組》。

好多人替她惋惜,畢竟一個演員一輩子隻能被提名一次“新人獎”,但她倒覺得還好,因為如果沒有之前那一部戲的鍛鍊,也就不會有後來《飛躍情海》中的被肯定。

才20出頭,就已經如此看得開。

大概因為自己是姐姐並且家裡經濟條件不太好,林依晨小小年紀就成熟得讓人心疼。

她甚至在23歲時就立下了遺囑,因為“我的工作需要常搭飛機、拍戲吊鋼絲、跳海,我怕自己突然怎麼樣,會留下媽媽一個人,我不想留下遺憾。”

在進入演藝圈的前六年,林依晨一直在努力掙錢替媽媽還債,因此她總是一副乖乖的樣子,連說話的聲音都小心翼翼,生怕出錯。

所有的痛苦、壓力、和眼淚,她全部都自己扛,從不向家裡訴苦,一句也沒有。

後來在某次訪談上,主持人問起,說你會不會把自己壓抑隱忍的性格歸咎於媽媽,對媽媽說,“就是因為你童年對我管教太嚴,給我壓力太大,才讓我現在什麼都自己扛”?

林依晨瞬間紅了眼眶說:“我怎麼忍心那樣對媽媽講。”

在她心中,向別人宣洩情緒,是一種不體貼的行為,所以她的心事從不對別人講,全部丟給自己。

家庭給了她很大的支援,但同樣也是她最大的壓力來源。

林依晨想拚盡全力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那種隨時都是緊繃著、不能鬆懈的狀態,太苦了。

但她從不苛責家庭帶給她的一切,她自己也說,“我有無可救藥的責任感”。

林依晨在前幾年也原諒了小時候拋下她們的爸爸,還僱傭爸爸當她的司機——為了多跟他見面並以發工資的名義盡孝道。

ADVERTISEMENT

真是個內心柔軟細膩的女孩啊,隻記得別人的好,也隻向別人展現自己的美好。

林依晨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她從小到大都有著極強的不安全感,因此需要很強大的外界肯定。而要獲得這種肯定,就需要每一個細節都完美。

老實說,演戲並不是林依晨最初的夢想。如果不考慮家裡的經濟負擔,她想當旅遊記者或者空姐。

但進入演藝圈並愛上演戲之後,她領悟到了表演的意義,心中的“完美主義”也驅使她要把“演戲”這件事做好。

她對自己的每一部戲都是有要求的。

哪怕是看起來最不需要“技術含量”的偶像劇,她也非常用心地做功課,揣摩人物的狀態,細到每一次情緒、每一個表情。

因此她詮釋出了到現在依然是經典的“袁湘琴”,讓很多人對她念念不忘。

甚至還憑藉這個角色拿到了臺灣電視劇的最高獎項——金鐘獎最佳女主角,成為偶像劇史上拿金鐘影後的第一人。

拿了獎的隔年,林依晨就被驗出腦下垂體蝶鞍部出現約2釐米長的囊腫,需要動手術。

也是這個生病的契機,讓她沉下心來對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思考。

她問了自己三個問題:

我真的很愛演戲,但是要放多少比重在演戲上?

我應該演一些什麼樣的戲?

除了演戲之外,我還有沒有別的夢想?

其實她完全可以在同類型的偶像劇領域再演上幾年,畢竟是拿過獎得到了最高肯定的人啊。

但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負責的。

因此她決定好好休息一陣。

再迴歸的時候,她出演了一部跟之前完全不同的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擺脫“傻白甜”,首次挑戰演輕熟女,並憑藉這部劇又拿了一個金鐘獎影後。

ADVERTISEMENT

不墨守成規,而是勇於挑戰,這就是她的答案。

隨時緊繃要對所有人負責的林依晨,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放縱”,應該就是2013年9月暫別演藝圈,去英國讀書一年。

在那一段時間裡,她放下了明星的身份,又一次成了學生,終於體會到了久違的輕鬆。

她會和同學一起坐地鐵聊天:

期末的時候也會為考試緊張:

抽時間和好友去旅行:

為畢業作品忙碌:

從大學起就再也沒有私人時間的林依晨,在這一年的“放縱”中完成了心願,她很滿意!

胡歌曾在金鷹節的頒獎晚會上感謝過林依晨:“我要感謝林依晨,她對我說過兩句話,是在我們拍攝射鵰英雄傳的時候,第一句話她說:演戲是一個探索人性的過程。第二句話她跟我說:她是在用生命演戲。這兩句話我會記住一輩子!”

臺下的林依晨立刻落淚。

就是因為熱愛演戲,對演藝事業有強烈的責任感,才更不能隨波逐流爭名逐利,才更要用心地對待每一個角色。

-------

林依晨應該不太算我們現在意義上的【偶像】。

她很少有緋聞,也幾乎沒有什麼話題,一般上頭條都是因為她曾經的作品——比如和好搭檔鄭元暢再次相聚上綜藝之類的。

感情生活也是低調到不行。

2014年她和男友林於超結婚,拒絕任何贊助,也沒有奢華的婚禮,三套禮服加起來才4萬八,首飾也不過一千出頭。

對她來講,物質上的堆砌比不上兩個人實實在在的過日子。

林依晨在娛樂圈的人緣很好,跟她合作過的人都對她讚譽有加。

從鄭元暢到陳柏霖:

再到周傑倫:

當然還有莫逆之交胡歌。

都能在很多年後依舊跟她是好朋友。

近兩年林依晨當然不如當初那般活躍了,她剪了短髮,放慢了腳步,更加專注於自己。

內心的情感依舊富足,會因為金馬獎上兩個年輕小姑娘(馬思純周冬雨)的成功而感動落淚。

笑容依舊燦爛,一如當年那個傻傻的袁湘琴。

她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也非常明確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這就是人生的“大智慧”了吧。

*歡迎關注公眾號娛樂熱賣九點半”(yulejiudian),深度八卦走心娛樂,都在這兒了。

» 娛樂熱賣九點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