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高潮了一個小時的電影

ADVERTISEMENT

電影不死愛好不止

人生會面臨很多次的選擇,但究竟你的選擇對不對?

《無姓之人》

Mr. Nobody

這部電影的導演是雅克·範·多梅爾

雅克·範·多梅爾

1991年,多梅爾製作了他的第一部電影長片《小英雄託託》。

該片講述了一個非常動人的故事,為他贏得了世界性聲譽,拿下了當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攝影機最佳導演處女作獎

還贏得歐洲電影節最佳影片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最佳攝影獎

使多梅爾一夜成名

《小英雄託託》劇照

1996年,他又拍攝了講述“瘋子”內心世界的影片《第八日》,這部影片亦賺得了滿堂喝彩。

《第八日》劇照

就在多梅爾的電影事業看起來即將平步青雲時,他卻調轉槍頭,跑到了廣告業。

在廣告業打拚了十幾年、拿下無數榮譽之後,多梅爾帶著自己的奇幻的影片《無姓之人》迴歸銀幕。

看到這些評價,就知道這是一部很燒腦的片子了。

先來瞭解一下故事吧~

這是公元2092年。

120歲的Nemo Nobody在回憶中重新體驗逝去的生活,回憶他與安娜的婚姻,與伊莉絲或者珍妮的點滴。

他的命運在他八歲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

那時他面臨一個困難的抉擇,要麼隨他母親去美國生活,要麼留在英國與父親住。

是虛幻的,也可能是真實的。

影片打碎了夢境與現實之間的界限,在Nemo Nobody的記憶長河中,尋找這個奇怪男人的身世之謎

尼莫·諾巴蒂(Nemo Nobody)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男人。

他和千千萬萬個男人一樣,生活在一個規模不大的城市裡,有一個漂亮的妻子,有一個剛剛三歲的可愛的兒子。

諾巴蒂已經35歲了,身處哀樂中年的他常常需要幻想的力量才能應付生活中各種窘境

一天,當他醒來時,他發現自己身處於一間高階公寓內,面對著他的是一個長著斑馬紋臉龐的男人。

ADVERTISEMENT

諾巴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2092年,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成為了這個“唯一”。

他所經歷的現實生活難道是虛幻且飄渺的?

童年時候的諾巴蒂經歷了一次令他終生難忘的選擇,那是在他5歲的時候,他的父母把他帶到了火車站臺。

而這個選擇將決定諾巴蒂的一生。

拋起一枚硬幣,正反面向上的概率各有50%。

那麼人生如果能重新選擇的話,這種非此即彼的選擇還是50%麼?

如果上帝給諾巴蒂重新的選擇機會的話,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呢?

他今後的發展會有什麼不同?

《無姓之人》的演職表中除了黛安·克魯格,其中劇本是多梅爾親自操刀。

視覺效果由負責過《飛行大亨》和《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的Louis Morin和同樣給《香水》帶來視覺體驗的Uli Nefzer接手。

這是多梅爾的第一部英語片在比利時、德國和加拿大三地拍攝。

多梅爾說:

很多年了,我都沒有繼續拍電影,那是因為我對當下的電影界很不滿意。現在整個影壇的趨勢是在簡化世界、簡化事物。電影在很多人的手中已經漸漸喪失了表達複雜事件和真實情感的功能。這是電影也是藝術的悲劇。我想展示的是傳統美學範疇內的電影藝術。是一種對傳統電影下載的嘗試。”

在談及影片的“超現實主義”和“魔幻”的風格時,多梅爾說:

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對事物的好奇也和年幼時不一樣了。小時候就是簡單地看看那些我不熟悉的淘寶網東西,而現在我會想這些東西是怎麼回事,如果不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不確定的,也不是可以預計的。所以有了懷疑主義者,也有了各種各樣的假說。我拍這個電影就是為了表現這麼一種不確定性——或者說是為了表現我們生活的地方並不真實。”

影片在威尼斯上映後,諸多評論都說這部電影是

ADVERTISEMENT
一部“向前作效尤的影片”

因為在這部電影裡,能很明顯地看到諸如基耶斯洛夫斯基的《機遇之歌》以及《滑動門》和《羅拉快跑》等影片的影子。

不過在多梅爾看來,這樣的結果,並不是他一人所為。

他說:

電影不是一個人的藝術,是多方合作的結果。演員、編劇、乃至是製片都會把自己的想法傳遞給作者。在他們的影響和角力下,這才有了電影。電影並不是導演的藝術,而是很多人、一個團隊合力的結果。

對於以拍攝藝術電影見長的多梅爾而言,電影一樣具有產品和商業屬性。

他說:

“為了參加電影節,我加班加點地剪輯樣片。也是為了在某重程度上迎合電影節的品味和習慣,在參加戛納還是威尼斯上,我考慮了很久。一部電影,即是產品也是商品,同時還是藝術品。作為導演,我不得不去面對時長、成本、發行和票房這樣的問題。所以製片、發行和導演對一部電影有不同的態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直到電影在大銀幕上放映,它面對著自己的最終受體——觀眾的時候,它才是藝術。

最後小捕快囉嗦一下:

你的點ZAN轉發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援


» 全球電影通緝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