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除了有李誌這樣的獨立音樂人,還應該有獨立唱片店

ADVERTISEMENT

“‘獨音唱片’,坐落於北京鼓樓附近,沿著鼓樓向西走,便近在咫尺。2017年,獨音唱片就要迎來其六週年的生日了,他們在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為大陸獨立音樂的發展助上一力。”

第一次知道“獨音唱片”緣於偶然。彼時我利用假期去北京待了幾天。某一日去“無名高地”,席間和同伴聊到“唱片”。在那之前,我必須承認個人對“實體唱片”的買入有限。朋友說“你喜歡獨立音樂,這家店你一定要去。”於是第二天我沿著鼓樓,找到他說的這家店。整個店面不大,但是內容可謂玲琅滿目。分類涵蓋民謠、爵士、搖滾、電子等,以及各種的冷門音樂。實體包括樂隊影音資料、CD、DVD、黑膠唱片等。後來我能說,「獨音唱片」是北京,乃至大陸最權威的獨立音樂銷售商之一。

“獨音唱片”的老闆—郭誠,典型的“80後”理想主義者。郭誠最早在摩登天空工作,後來和好友一起成立了獨音唱片。他這樣談論,“獨音”的取名就如同我們的理念一樣—

我們做的獨立音樂,就整個聽眾群體來說算小眾音樂,但我們喜歡這樣的音樂,我們要把最特別的音樂帶給大家。郭誠還說,“堅持推廣獨立音樂,這是一種信仰。“

買“實體”的通常意義相信關注它的人都明白,諸如收藏、升值等。但它還在於能夠讓你更用心地去感受音樂。買一張五十塊的實體唱片,儘管它或許會讓你有花了大代價的錯覺,但比起你在APP上下載的那些無盡的音樂,哪一種被認真欣賞的可能性更大呢?或者我們換一種說法,那些你沒花任何成本獲得的音樂,每一首真的都聽完了嗎?

關於這一點,美國語言學家Naomi Baron在其著作裡就對電子書和紙質書的閱讀表達得很清楚,“用電子裝置閱讀需要我們用強大的自控力,才能避免分散注意力從而使閱讀流於表面。因為電子裝置本身鼓勵淺閱讀和資訊搜尋,而不是深思考。”而那些你從沒聽過的歌曲從此石沉大海,這隻會讓你對音樂的鑑賞更加流於表面。到最後,聽了兩首歌的人都能說自己熱愛音樂,音樂本來的意義便喪失了。

儘管如此,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即使用它來形容大陸的“實體唱片”行業也足夠貼切。2008年前,在北京的實體唱片店有數千家,隨後數字音樂的出現和普及,實體店便大批大批地倒閉。誠然,伴隨著數字音樂的出現,“實體唱片”行業情有可原地發生萎縮。但在大陸如此得不景氣,它卻絕非隻緣於數字音樂的出現這麼簡單。它甚至和數字音樂的普及沒有關係。究其根本,是由於人們沒有這樣的消費觀念。

ADVERTISEMENT

李誌——談及大陸獨立音樂無法迴避的人物。可以說,李誌的存在極大的促進了這個行業的發展。客觀地講,近些年李誌除了在通常的演出方面外,比如之前的專輯《李誌北京不插電現場》在網易雲音樂上售價一塊,到最新的《在每一條傷心的應天大街上》售價20塊,他在合情合理地“商業化”。

儘管李誌出版的是數字音樂,和我們前文提到的“實體”有形式區別,但它們的本質相差無幾。

按照李誌本人的觀點,“我希望培養人們消費的意識;讓人們養成為喜歡的東西,為智慧財產權買單的習慣”。

李誌的話一語中的——大陸消費者迄今為止多數時候聽的都是免費音樂,他們沒有為智慧財產權消費的意識。往大點說,是缺乏對音樂人的尊重;往小點說,是隻圖自己能聽歌,而不在乎自己喜歡的音樂人如何發展。

網易雲音樂也出現過這樣的評論,“如果你覺得花二十塊錢沒有價值,覺得花二十塊錢的收益甚至還不如去吃一碗牛肉麵多,那我建議你不要再聽這些音樂了,因為你沒有審美力和基本的判斷力”。我覺得,它說得對。

為“唱片”買單更大的意義,是通過你的行為去實質地支援自己的喜歡的音樂人。為“版權”買單的聽眾越多,音樂人才能變得更富裕,音樂人才能有更好的環境去做音樂,他們才能做出更好的音樂。這是一種良性迴圈。李誌一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帶動整個行業的發展。目前看來,他的觀眾正在逐漸養成這樣的消費態度。而獨音唱片,也一直在為促進行業變得更好而努力。我們期待有一天看到兩者的合作。

2017年3月份,“獨音唱片”將迎來其六週年的生日並聯合了眾多的音樂人,誌在讓更多的人實際的體驗到獨立音樂的魅力。他們計劃用三天時間,為到來的聽眾帶來高水準的演出,演出陣容的樂隊包括大波浪樂隊、發光曲線樂隊、NovaHeart樂隊等老朋友。並與樂堡啤酒合作。

ADVERTISEMENT

讓我們,為認真者喝彩。我在獨音唱片音樂節,期待與你相會。

”民謠與詩“採訪實錄

民謠與詩:有評價說“獨音”是北京碩果僅存的唱片店了,對這個評價怎麼看?

郭誠:這個其實並不存在滿意與否。畢竟現在工業音樂的消失,獨立音樂的興起。現在做唱片的很少,做唱片店的更是少之又少,隻是我們做的相對來說專業一些,因此關注獨立音樂的人們也比較認可我們。這是一個長時間積累的過程。但除此之外,我們也希望這個行業能變得更好,有更多像我們一樣的唱片店開起來。

民謠與詩:怎樣看待唱片行業在大陸未來的發展趨勢?

郭誠:這個更多得從國家的政策來看。線上的銷售針對的顧客更廣,實體店還是有一定的弊端。買唱片的人不多,附屬品也不多。現在有些人買了CD也沒裝置,比如電腦沒有光碟機,車都是藍芽。

ADVERTISEMENT

民謠與詩:因此間接地導致了人們越來越疏離唱片而親近數字音樂?

郭誠:這個也是兩方面。一方面是剛才說過的裝置問題,大家沒有那麼多的裝置。第二個就是中國的數字音樂這幾年發展確實比較快,利用也很方便。當然,從專業的角度來說的話,數字音樂還是無法代替實體的。比如裝幀和質感,是線上無法體驗的。數字的音質也不可能比唱片的更好。

民謠與詩:我們知道“獨音”希望有朝一日希望發行廠商,目前在這一塊的進展如何?

郭誠:其實我在做獨音唱片的伊始,就開始注重並不單一地賣唱片了。我們這六年其實也發行了幾十張唱片,相當於一個小的唱片公司,甚至國內很多獨立唱片公司的發行量都沒有我們大。今年我們也是要發七八張的樣子。

民謠與詩:對“獨音”還有怎樣長遠的誌向和期待?

郭誠:我們之前也去被邀去過很多音樂節。我們未來的目標是想開更大的線下體驗店。把實體店做得更有線下的體驗感。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人,接觸到獨立音樂。

↓點選 閱讀原文, 直接購票

» 民謠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