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來自芬蘭的哥特樂隊,在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後,宣佈用狂歡向樂迷告別

ADVERTISEMENT

別了,H.I.M......

本文來自第三方投稿,作者:Max-小草葉子

Gone withe the Sin現場版

已經很久沒有開啟芬蘭樂隊H.I.M(全稱:His Infernal Majesty;中譯名:惡魔陛下)的音樂,沒想到今天一早,卻看到他們宣佈舉辦告別巡迴演唱會的訊息。

在發行了八張舉世矚目的音樂專輯後,這一支與搖滾樂交融愛戀了半個多世紀的樂隊, 決定用最為華麗的姿態與世界各地的樂迷來一場狂歡式的告別。

芬蘭時間昨晚11點,H.I.M樂隊也在Facebook上發表了相通的內容。短短九個小時,他們就收到了近7000條來自世界各地樂迷們痛心和不捨的回覆。

年輕時期的回憶呀,就像Ville Vale沉醉如幽靈般的歌聲蔓延。猶記得大學時期的一位同窗是他們的忠實歌迷,我們每次聊天的話題都離不開“H.I.M什麼時候能來中國演出”這一執念。

後來,在2014年京滬草莓音樂節上,終於看到了他們的名字。選擇上海站的歌迷因演出隻有短短的25分鐘而感到失落,可北京站,卻因為天意弄人的沙塵暴,導致開演前演出被迫取消。

H.I.M的facebook截圖,這句“See you guys next time” 大概已無法兌現……

說起熱愛H.I.M的歲月,就像是回到了青少年的中二時期。與其說迷戀的是H.I.M的音樂,倒不如說是迷戀主唱Ville Valo神祕而低沉的嗓音,迷戀他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臉龐,迷戀他雌雄莫辯的長捲髮和煙燻妝——H.I.M就像芬蘭這個國家一樣,寒冷、遙遠、神祕。

ADVERTISEMENT

當今日再回首,才會發現所有人都躲不開時間的車輪。原來1976年出生的Ville Valo也已步入四十不惑的年齡,原來芬蘭也並沒有那麼遙遠神祕,原來他們也不是永遠陰鬱的少年。

但曾沉醉於Ville Valo的黑色毛線帽,沒有一塊贅肉,佈滿紋身的身體,一低頭的蹙眉,和手指尖永遠夾著的香菸的歲月,卻永遠是美好而年輕的。

Ville Valo十四歲就開始組建樂隊。H.I.M曾在1993年解散,又於1995年重組。他們是一支非常傳統而地道的哥特樂隊。1997年,他們發行了處女作專輯《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自第一張作品起,他們便有意識地將“666”這樣的撒旦符號作為音樂風格的標識——比如整張專輯全長66分零6秒的設計。其實,他們這麼做,並不是崇拜撒旦,而是將“666”化為“情歌”中最黑暗的介質。

縱觀H.I.M的所有專輯,Shadows、Dark、Doom、Tears這些單詞,昭示著“黑暗”是他們音樂永恆的話題:

Greatest Lovesongs Vol. 666 (1997)

Razorblade Romance (2000)

Deep Shadows and Brilliant Highlights (2001)

Love Metal (2003)

Dark Light (2005)

Venus Doom (2007)

Screamworks: Love in Theory and Practice (2010)

Tears on Tape (2013)

ADVERTISEMENT

芬蘭這個區區五百人人口的國家,盛產硬如磚頭的手機和凶悍猛烈的音樂。不過,與那些身穿鎖子甲和一身膘肉的民謠金屬樂隊、滿身帶血(顏料)蓄一頭及腰長髮的旋律死亡金屬樂隊不同的是,H.I.M的音樂顯得有些陰柔和鬆軟。但在聽慣了爆裂凶猛的死亡金屬音牆後,H.I.M的音樂就像是一杯乾紅葡萄酒,度數不高,色澤迷人,甜中帶澀。

還記得2010年,在等待了多年後聽到HI.M當時的新作品《Screamworks: Love in Theory and Practice》的那一夜。所期待的陰鬱和寒冷被大幅刪減,潮溼憂傷的哥特氛圍變得更加漂亮而具象,撇開曖昧性感的低音能還能聽到Ville Valo嗓音的硬傷……也正是因為如此,對H.I.M的迷戀開始漸漸淡去。

然而,這張專輯卻成為H.I.M進軍美國後,贏得最高成就的裡程碑:它不僅成進入Top Rock專輯和Top Modern Rock / Alternative Albums專輯排行榜第二名,併成功霸佔Top Hard Rock專輯排行榜第一位。

同時,H.I.M也成為芬蘭史上世界範圍最賣座的樂隊。“你看,去美國發展就免不了變得俗氣。”當年的歌迷都這麼說,包括中二時期的我自己。那時喜歡H.I.M,更多的是為了表現自己的“不俗”罷了。

若要說起當年聽的第一首H.I.M的歌曲,隻好不能免俗地承認,是那首大名鼎鼎的《Gone with the Sin》。十年後再次重溫這首歌曲,旋律和歌聲從沉睡的回憶裡倏然驚醒,卻又不得不承認原來當年迷戀的華美歌詞,也並沒有那麼複雜和深奧。

《Gone with the Sin》

I love your skin oh so white

I love your touch cold as ice

And I love every single tear you cry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losing your life

ADVERTISEMENT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I adore the dispair in your eyes

I worship your lips once red as wine

I crave for your scent sending shivers down my spine

I just love the way you’re running out of life

Ohohohohoh my Baby, how beautiful you are

Ohohohohoh my Darling, completely torn apart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Baby and beautiful you are

You’re gone with the sin my Darling

還以為自己仍是剛剛愛上搖滾樂的年輕人,沒想到卻在驚蟄的日子裡迎來了第一場青春的謝幕。那些年我們熱愛過的性感符號,那些年陪我們熬過午夜的耳畔輕唱,也在時光的交疊中變得越來越模糊和黯淡。

今天,不如重聽H.I.M在最美好的年紀裡寫的哥特式情歌,就讓音樂和回憶在這個深夜相擁,讓“Love and Death Embrace”,回到過去天真的美好時光。這種感受像極了2013年,H.I.M在專訪中說過的那樣:“在音樂裡我總能找到一種安全感。像是iron maiden,這是一個一旦你進入了就會關上門的世界,這是你自己的天地——可以逃避世界上一切其他事情的世界。這也是音樂一直以來對我來說的意義。”

再見,舞臺上的H.I.M,但我們心底有關他們的記憶,卻永遠不會消失。

» 搖滾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