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治影視資料造假有望立法?且聽人大代表怎麼說

ADVERTISEMENT

文:穀嶽飛 黃穎 張維

近年來,影視資料造假問題引發社會強烈關注,各種票房注水、收視率造假、點選量虛高等案例不時發生。

2015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張澤群、全國政協委員歐陽常林與張國立先後向收視率造假開炮,然而時至今日,這一造假現象依舊未能改觀。

今年的全國人代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曹可凡將提交建議,建立公平客觀的文藝評價體系,以打擊影視資料造假現象。

全國人大代表、著名編劇趙冬苓對於抄襲作品、票房注水和刷資料等問題,認為應當“狠狠打擊”,特別是票房注水等,已經形成了惡性迴圈,其實質是商業詐騙,“建議使用刑法處罰”。

全國政協委員、導演陳凱歌表示,目前影視行業存在的虛假票房現象,不僅是電影製作損失,也是觀眾和國家等所有方面的損失。他認為,“這件事情,要靠國家,也要靠社會,一塊努力,非解決不可。”

新聞回放:

2012年中視豐德影視公司董事長王建峰公開舉報第三方公司買賣資料,某機構承諾一年隻需5000萬便可幫他邁進全國收視十強。

2013年9月湖南衛視部分地區收視為0,被疑因其他電視臺購買收視而受牽連,喧囂一時。

2014年4月北京地區收視出現異常表現,北京衛視被擠出本地前十,北京電視臺經過長達一個月的跟蹤資料分析,內部“認定”北京地區樣本戶疑似遭受汙染。

2016年12月浙江衛視收視率遭遇斷崖式下跌,從常年全國前五名,一下子跌至20名開外,創下了浙江衛視建臺50週年來的最低收視紀錄,原因是電視劇《美人私房菜》的製作方未購買收視率。

全國人大代表曹可凡:影視資料造假實際就是詐騙

作為一位電視工作者,全國人大代表曹可凡對影視資料造假的危害體會更深。他表示,如同假食品威脅人們的生命安全一樣,“假的”影視作品資料,汙染的是老百姓的精神生活。他建議司法力量及時介入,“這實際上就是詐騙”。

ADVERTISEMENT

曹可凡說,今年春節檔,曾經遭遇嚴厲整頓的“幽靈場”死灰復燃,部分影院故意在淩晨製造虛假的“滿座”;在視訊網站上,部分電視劇、綜藝節目的播放量動輒幾十億甚至上百億,“這背後的水分不少”。

據媒體報道,有的節目一天的播放量就高達五六個億,實際上貢獻點選率的全是“機器人”。“兩百塊錢就能買幾千萬的點選量”,曹可凡聽聞這一訊息時也是啼笑皆非。

據媒體報道,購買一集電視劇收視率的花費在30萬到50萬不等。也就是說,一部電視劇需要的“造假成本”可能高達幾千萬。

同樣的故事發生在網際網路平臺上,它們的造假成本更低。曹可凡說,很多網店專門提供“刷視訊點選量”服務。自吹自擂的“紅包評論”、虛假評分、操控水軍“黑”競爭對手,曹可凡列舉各種資料造假,它們的背後無一不是為了利益。

曹可凡認為是時候說“不”了。如果任由這樣的造假行為形成風氣,電視臺、製作方、廣告主、觀眾都是受害者,唯一的獲利者隻有操控收視率的造假公司。

曹可凡表示,如同假冒食品威脅人的生命安全一樣,假的影視資料汙染的是群眾的精神生活。

全國人大代表、主持人曹可凡

立法、打破壟斷、建立異常資料備案機製

針對影視產業資料造假,曹可凡分別提出建議。

電影票房造假,曹可凡建議,對於違規操作的相關公司,及時公佈“黑名單”,吊銷從業許可。至於那些將虛假票房與二級市場聯動以不當獲利的公司,曹可凡認為,這就是詐騙,應該向司法機關報案或者提起訴訟。

管理部門也應繼續升級票務銷售管理系統,進一步公開票房實時資料,甚至引入第三方審計機構。

ADVERTISEMENT

對於收視率造假,曹可凡的建議是立法,以給主管部門和執法部門更多執法依據。

此外,曹可凡認為還應打破壟斷,引入實時收視率等新的資料統計方法,實現多種收視率調查模式並存的科學體系。

至於網路劇資料造假,曹可凡為,應該建立異常資料備案機製,要求視訊網站一旦發現資料移動,必須及時上報,接受上級主管部門的調查。

全國人大代表趙冬苓:刷資料讓影視業“深受其害”

記者:如何看待票房注水的問題?

趙冬苓:這是商業欺詐,無非是製造票房高的假象,哄騙更多人來看。《電影產業促進法》實施了,這是個好訊息,會有相應規定。

記者:刷資料有哪些惡劣影響?

趙冬苓:我國影視業深受其害,應該狠狠打擊,而不僅僅是罰款。現在已經形成了惡性迴圈,電視劇在衛視上價格高,網路劇價格也高,為了保證成功就必須用大明星,但可能會影響其他部分的投入導致質量達不到,最終就要買資料。

但是收視率造假的真正用意不是吸引更多觀眾去看,而是吸引廣告商來投放廣告,為什麼前幾年涉及業績對賭呢?就是因為廣告投放。這種赤裸裸的商業欺詐,應該用刑法打擊。以前給電視臺行賄,類似違法犯罪入刑後就好很多。買資料也是為了作品能有好的平臺播出,性質一樣的。

記者:查處容易嗎?

趙冬苓:不好查,但真的想查肯定有辦法。這幾年抓了很多電視臺購片的,這種私下協議也查出來很多,關鍵是主管部門能不能下定決心。

全國人大代表、知名編劇趙冬苓

ADVERTISEMENT

記者:雖然資料能夠將一部作品推高,但是公眾的判斷力也不能忽視,如何理解其中的關係?

趙冬苓:影視作品資料背後的質量早晚能顯示出來,收視率可以買到1.5或者更高,但真正的好作品是街頭巷尾都在談。去年有一部點選率排前兩名的作品,我覺得一定很好,就去看了看評價,隻有不到100人評價。

山影出品的《琅琊榜》、《歡樂頌》等作品,收視率都不是最高的,《琅琊榜》隻在1%左右,《歡樂頌》也一般,但談論的都很多,所以說影響力不是資料能夠解決的。所謂泥沙俱下,其實就是說好東西總會留下來。

記者:你關注這些資料嗎?遇到打分低怎麼看?

趙冬苓:有時候我也會去看網友評論,哪些是製片方買來的能看出來,因為就那麼幾句話,一看就是假的;觀眾真實的反映,則是一百個人有一百個觀感。

看到自己的作品打分不高也會生氣,但沒辦法,影響不了,個人覺得如果作品分刷得特別低,也就是面子不好看而已。

應成立專家委員會製定抄襲標準

對於影視圈存在的抄襲、收視率造假、票房注水等現象,趙冬苓深惡痛絕。

她說,現在抄襲手法五花八門,有多少雷同部分才稱得上抄襲?如果不是完全雷同,內容近似又如何界定是否抄襲?真的出現一個糾紛,誰來認定它是抄還是沒抄?

因此,趙冬苓認為,行業組織應成立一個專家委員會,製定相應的標準,比如明確何為抄襲。一旦出現糾紛,由專家委員會進行鑑定,鑑定結果可作為法律依據。明確抄襲的,法律要對相關人員進行嚴懲。

版權聲明:

】所有原創文字,版權均屬【影視獨舌】及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體複製轉載,需徵得我們同意並註明出處。(請回覆“轉載”,瞭解具體要求!)

掃一掃更進一步接觸影視行當!

【影視獨舌】

資深媒體人、影視產業研究者李星文主編,提供深度的影視評論和產業報道。追求高冷、獨立、有料,助大家漲姿勢、補營養、覽熱點。涵蓋微信公號,微博,部落格,網站,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百度百家,新浪、網易、騰訊、搜狐自媒體等11大平臺。

“閱讀原文”獲得更多資訊

» 影視獨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