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城市的音樂場景應該是怎樣的?

ADVERTISEMENT

MAO Livehouse 杭州 去年開始舉辦了一個名為“城市音樂場景 Music Scene Landscape”的活動,在 3 月 19 日,這個系列活動即將舉辦它的第三期。看到這個活動後有個問題困擾了我:一個城市的音樂場景應該是怎樣的?

城市音樂場景Vol.1 鬼否

杭州MAO 對活動的介紹:

我們認為這個城市的音樂場景,不只是那些爆炸的音樂現場,不只是我們各自工作日曆上佈滿的名字。那些待在這個城市的音樂人、樂隊的真實狀態,瞭解他們的方式對我們來說,才是城市音樂場景。

為什麼要去瞭解那些

呆在城市裡音樂人的真實狀態?

當我向花招樂隊的鼓手 Roy 問瞭如上問題後,他這樣回答我:

音樂是在地文化的一種表現,就像球迷要支援綠城足球,杭州也應該支援來自杭州的聲音。這些年外面的樂隊越來越多,場地也從一個變成三個,可是以前還有本地樂隊的拚盤演出,現在本地的音樂人卻越來越少了。

ADVERTISEMENT

音樂真的是當地文化的一種表現嗎?

Roy 提到,樂迷們應該像球迷支援本地球隊一樣支援本地樂隊,但音樂真的是當地文化的一種表現嗎?先閉上眼睛,聽聽你周圍的聲音。音樂是加以選擇和加工的聲音,當你去聆聽那些瑣碎的聲音,會發現在不同的地方它們都是不一樣的。

在柏林的霧吉他手左宅的看來,“一個城市的聲音就好像是一個城市的名片或者說是標籤,它一定體現著這個城市的獨特性。就好比南京,北京,上海……不同的城市你一聽到他的名字,你腦海裡第一反應出現的東西就是城市的聲音。”

而在枕頭人樂隊鼓&主唱養雞看來,“杭州的聲音就是 b2 快速公交的空空聲,當然體現了杭州的特點啊,就是路非常堵,公交司機非常朋克。”

按理來說,把這些獨一無二的聲音加以選擇、加工之後的音樂也應該是具有鮮明獨特性的。在更早的時候,你去到不同的地方,聽到的音樂確實大不相同的,它們都代表著自己所在地獨特的文化;可這樣的獨特性在交通的便利以及網際網路的衝擊下,似乎越來越弱了。

沒了獨特性會怎樣?

上述情況不僅僅發生在音樂中,你可以走出家門看看兩邊高聳的水泥大樓,鋪著石磚、種著樹的人行道,還有或寬或窄的柏油馬路;然後再乘飛機去到另一個城市,發現一切都是那麼地相似,甚至路邊超市裡賣的東西,都和你家門口那個老奶奶的雜貨鋪裡賣的東西沒什麼兩樣。如果你也曾感到過這莫名的失落感,就一定能知道我在說什麼。

當趨同化發生在音樂上時,“本地樂隊”或“本地音樂人”這樣的認同感就變得越來越淡。已經淡到什麼程度了呢?

養雞:反正我們是在淡化的,感覺我們隻是碰巧在杭州而已。

而 Roy 直接回答我說:所以我們都覺得 MAO 這個策劃很棒,希望本地音樂人越來越多,可以把這個系列一直做下去。

“本地音樂人”這種認同感越來越淡後,樂迷們對於本地音樂人的關注也就變得越來越弱,本地音樂人得不到關注便越來越少並且越發被大環境所同化,他們散失獨特性後又進一步使得認同感淡化,這樣惡性迴圈帶來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ADVERTISEMENT

枕頭人的特點其實挺多的

也許會有一些人覺得,我在網路上就可以聽到我想聽到的歌,支援我想支援的音樂人,沒必要去現場。讓我們先聽聽音樂人們的看法:

左宅:現場永遠比錄音棚來的真實,並且現場演出對於樂隊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鍛鍊機會。

養雞:現場跟耳機裡聽的完全不一樣,而且現場其實是一場社交啦。

Roy:音樂在現場,希望更多的人來支援這個系列!多買點兒票,哈哈哈。

耳機裡的音樂永遠都隻如隔靴搔癢一般,而現場也是一次人與音樂間的互動體驗,你能真切地感受到音樂人情緒的變化,對於音樂人來說也同樣能感受到觀眾們情緒的變化;因此或許也能說,在現場,觀眾也是音樂的演奏者之一。

花招樂隊

杭州MAO 此次活動的另一個好處,就是讓那些還處於發展中的樂隊有了更多的演出機會。為什麼要創造這樣的機會呢?你可以先瞭解一下,這些樂隊要演出一般需要經歷的步驟。

Roy:.一般經歷:寫歌-沒紅-先演暖場-有粉絲-專場-票房慘淡-解散。特殊經歷:寫歌-紅了-場地來求你-好場地來求你。(特別註明:現在隻要你作品好,觀眾耳朵都是厲害的)

養雞:我們作為一支發展中的樂隊經歷了這些步驟:寫歌排練,認識別的樂隊或音樂人,被他們邀請演出,演出(尷尬笑)。

所以說,好的演出機會是十分難得的,而杭州MAO 的這次活動讓這些樂隊拓展了自己演出機會的同時,還不用太過擔心票房慘淡的事。

ADVERTISEMENT

為什麼要邀請外地音樂人?

作為一個扶持本地音樂人的活動並不意味著它就是狹隘的,音樂需要交流,需要包容。於是我們能看到在這個活動中也有很多外來音樂人的身影,比如這次演出就有來自寧波的樂隊柏林的霧。而本地音樂人也不應該把自己侷限在小圈子之內,應該到更廣闊的世界中去交流。

左宅:我們之前一直在寧波演出,然後被開玩笑的叫做“寧波暖場天團”,基本上就是一直在給來寧波巡演的樂隊做暖場嘉賓之類的。但是我們也很希望可以走出去,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或者說可以直接的瞭解我們這個樂隊在做什麼。當然這次有機會可以來杭州MAO 演出,也非常感謝主辦方的邀請。

於即將開始的演出

三位音樂人各自的期待?

左宅:說實話這兩個樂隊都是聽說過很久,但是都沒看過現場的那種。然後樂隊成員也是加了微信但是沒見過真人的那種(花招的吉他手也是鬼否的吉他手,那倒是見過幾次的)。對於這次演出非常期待的,因為在豆瓣聽過花招樂隊的歌,個人很喜歡《萬有引力號》期待現場聽一次。枕頭人的話,很期待看到鼓手主唱,畢竟國內這樣配置的樂隊很少,風格又是我喜歡的 shoegaze 這類的,總之蠻期待的。

養雞:我們曾經跟花招一起演過,柏林的霧我們都知道,很有名。兩支樂隊都是我們的前輩,我們很期待和他們一起演出這件事本身。

Roy:枕頭人之前和我們有一起演出過,當時養雞同學剃了個光頭,超酷的!柏林的霧沒有看過現場,是寧波的團,據說粉絲超多(左宅:這是誤傳!),歌有點兒後朋噪音的感覺,期待他們的現場。抽演出順序的時候我手黑抽到了最後,希望大家能看完我們再走。

最後,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一個城市的音樂場景應該是怎樣的?

其實文字答案沒有意義,當你去到現場,看到的就是這個城市的音樂場景。而當越來越多的人支援這樣的活動後,一個城市的音樂場景就越來越有別於其它城市了。

海報設計:林芥

採編/汭楓

» 看見音樂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