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戰東京馬拉鬆:一個觀眾眼裡的東京馬拉鬆

ADVERTISEMENT

東京馬拉鬆無疑是上週最值得關注的路跑賽事之一。在其新口號New Way, New Tokyo下,賽道做了重大調整,所以計劃內地迎來了男女冠軍雙雙大幅重新整理賽事(及日本境內)的馬拉鬆記錄,也迎來了同時因為規則微調造成的賽事感受變化。

作為東馬EXPO參展商和馬拉鬆愛好者,不去比賽現場學習感受實在浪費。但又受限於比賽日沒有通行證隻能和普通觀眾一樣外圍觀戰,所以僅記錄一個普通觀眾能發現的賽事亮點。

東馬工作人員種類繁多,發給參賽者的OFFICIAL PROGRAM第80頁明確了比賽日的義工服裝安排。

在賽前剛好認識了一位黃衣服義工,就瞭解了更多資訊。要參與義工,提前幾個月就要報名了,然後在EXPO期間和選手一樣需要領取物品,並且一樣要戴上專屬的一次性手環。東馬說:對義工,我們一樣是認真的。

這位在日本生活了十年的北京姑娘是起點義工,領取的物品包括:義工專用黃色夾克和帽子(多語種,不知道為什麼沒發橙色帽子)、貼在胸口的姓名貼(需要自己填寫)、多語種標貼、抽繩包、義工活動日程表、起點地圖、詳細的賽事義工培訓手冊。而義工福利是東馬特別包裝的暖寶寶、創可貼、購書卡(情懷啊)。

義工的上課培訓並不多,因為已經很明確每個人負責的範圍不大,但是掌握義工手冊中的內容應該是分內工作。

比賽當日按照東京地鐵發的後援團指引地圖,一早先到起點西新宿站探路。地鐵站內已經可以看到不少賽事義工在做指引。

起點有個諮詢點帳篷,還提供有償的快遞服務,有大型物品或者違規不得帶入出發區的物品可以送去終點。

ADVERTISEMENT

有明顯的號碼布、手環雙重檢查提示,手環有專用裝置檢查。由於東馬贊助商有一家專業防盜裝置商,相信妄圖拆卸手環再拚接會遇到技術問題了。

除非住在起點處酒店內,一般觀眾是無法看到起跑處的(需要轉彎才行),這不得不說是東馬賽道安排的遺憾。我繞了一陣,到了觀眾可以到達的最接近起點處。賽事計時車其實就停在這裡,兩臺車計時相差5分鐘,分別對應輪椅組和路跑組。除了各種引導、攝影、轉播團隊車輛,和吳秀波一樣帥的賽事總監早野忠昭就坐在摩託車後座上停在我面前等待出發。

分秒不差,輪椅組、路跑組相繼出發。出發幾百米即有移動廁所,有足夠的義工在指引選手排隊輪候,看到有不關門的男子小便處,非常高效的安排。

很快,我也匆匆趕去第二個觀賽點日本橋地鐵站(10km及18.5km)。

日本橋地鐵站出來可以看到折返賽道雙方向的跑者。首先讓我注意到的是賽道軟隔離用的不是普通的警用隔離帶,而是東馬專用。東馬的新VI從EXPO、紀念品等方面就有不錯的應用,沒有放過隔離帶這麼細緻的地方,日本人重視細節的特點再次得到驗證。

東馬也給一般跑者安排了配速團隊,都是背後綁金色氣球的,兔子團隊身後跟著大批跑者。不過完賽時間沒有寫在氣球上,而僅僅是標在衣服背後,賽後有跑者評價不容易明確是什麼配速的兔子。

ADVERTISEMENT

輪椅組通過後不久路跑精英也來了,這時精英兔子還有一個,身後緊跟Kipsang、Chumba和Deksisa。值得注意的是,賽事總監早野忠昭的摩託依舊緊貼在右後方。

再後面除了國際精英,大批的本土精英落後並不多。

同樣是趕場,我又按圖索驥前往推薦的最後一個助威點——日比穀地鐵站(31km及41km)。

本以為可以走去終點觀摩,沒想到繞了一大圈還是象起點一樣,普通觀眾被遠遠地從終點處隔離開。並且同起點一樣,也是隻能目送選手遠去再左轉彎去衝線。

先研究了一下被整條街隔離在外的終點區:除精英選手,其他選手都會順次領取運動飲料、毛巾、反光保溫毯、完賽獎牌、食品及紀念品。之後慈善名額選手就可以領取寄存的參賽包了,而一般參賽者還需要走較遠的路程抵達休息區和領包區。

這裡還遇到一位手語誌願者,真心覺得東馬的誌願者安排沒的說了。

回到41km賽道邊,目睹了Kipsang確立領先優勢地奔向終點,之後很快就有不少日本精英選手回來。從賽道旁觀眾可以呼喚跑者名字的反應來看,馬拉鬆的群眾基礎在日本相當不錯。

ADVERTISEMENT

東馬7小時關門,所以寒風中看馬路對面31km處的補給站收檔等了很久。接近尾聲時,大部分選手都是在走路了,作為補給站誌願者的隊長開始帶領大家做擴胸放鬆,讓我有小小感動。

31km不是關門點,所以沒能看到東馬關門的程式。但是隊伍結尾後路面基本沒有垃圾,對於一場三萬多人的賽事,選手的公德心也經受了考驗。補給點義工有序地整理材料,對路面殘留的極少垃圾都是用手撿拾。

當物品整理完畢等待收納、垃圾車來處理時,一隊誌願者又走到路中間給這邊的跑者加油打氣。

而對於不在補給站附近的41km側,一直有手持垃圾袋的義工來確保賽道清潔,選手也很配合會手持垃圾直到找到有垃圾袋的義工。

從選手裝扮來看,cosplay的比例並不高,有創意的也鳳毛麟角,和賽事規則調整應該有關。

非常遺憾是我到的幾個觀察點都沒有看到傳說中豐富無比的私補,但是從參賽者的反饋來說,私補依然精彩,隻是由於賽道調整比往屆有所減少。

繼續保持著0死亡的紀錄的東馬當然也有不足之處,比如:

受日本人內斂性格影響,賽道兩側助威群眾表達有限,和選手的互動不夠強。特別是起點、終點是不開放給公眾的,至少我個人的感受不是很好。

對於義工崗位的培訓並不充分,比如我在終點附近想瞭解距離衝線處的準確距離以備判斷冠軍成績時,一個可以講華語的義工告訴我還有十公裡(非折返路段,為防止口誤我還確認多了一次)。

當然,因為賽道、規則的調整,私補超強、cosplay豐富的特點被不少多次參與的跑者評價正在削弱。這取決於組委對賽事特色和成績兩方的天平開始了傾斜,東馬的未來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

好吧,讓我們期待明年的2月25日有個更加精彩的東馬,畢竟緊貼春節假期,抽籤拚人品吧。

» 介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