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翔:樂視體育也欠我工資,但我希望它能熬過去

ADVERTISEMENT

整個體育行業都在關心著樂視體育所遇到的問題,著名體育解說員黃健翔在接受懶熊體育獨家專訪時表示,希望樂視體育能夠熬過這一關。黃健翔還詳細描述了自己被欠薪的幾次經曆,在他看來,這和中國體育產業的不成熟、不完善有著直接關係。

▲ 懶熊體育專訪黃健翔。

以下為黃健翔自述:

前幾天,跟朋友吃飯的時候,被問到有沒有被樂視體育欠薪的事情,有意思的是,我回想了一下,自己遇到的被拖欠款行為都發生在體育行業的工作中。離開央視以後,我曾“混跡”於各種綜藝娛樂節目,就從沒發生過拖欠款、不結賬的事情。

2006年底,我從央視出來,去鳳凰衛視干了一年。當時鳳凰老板劉長樂承諾我可以做一個體育談話節目,每周5期,幾乎是個日播節目。其實我加盟的時候,鳳凰的2007年節目表已經排好了,但劉老板很幫忙地擠出了一個下午時段,留給這個談話節目,也為我圓了一個夢。因為我在央視時就曾提出過,體育頻道應該有一個觀點的窗口和思想的陣地,但由於體育頻道只有一個,排期非常緊,當然也可能是領導覺得我解說任務已經很重了,所以這個願望在央視體育頻道一直沒能實現。

▲ 央視時期的黃健翔

2007年下半年,老一點的球迷,包括體育傳媒的同行可能還記得,天盛公司買了3年的英超版權,這應該是中國收費看球的發端。因為當時和鳳凰有約定,他們支持我在外部平台解說體育比賽,因此我受當時的天盛老板宋政之邀給天盛說了不少場比賽。但因為平台規模所限,又加上10年前付費看球的理念還遠不像今天這樣能被球迷接受,最後應該是天盛的經營出了問題,我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出現了被拖欠解說費的事情。

2007年底,國內的幾家地方台體育頻道成立了一個聯合體,叫CSPN,全名是中國體育電視聯播平台,他們的第一大手筆就是買了2008年歐洲杯的版權,準備盟約內的幾個地方台聯合並機播出,CSPN成立不久就找到我,希望我在2008年給他們說球。

當時覺得CSPN的理念非常超前,平台的搭建和賽事資源的匹配極具衝擊力,同時自己還是鍾愛體育,覺得鳳凰衛視離體育實在遙遠,他們的平台既沒體育空間也沒資源,所以2008年我就離開了鳳凰,加盟了CSPN,記得當時擔任了CSPN的副總裁,年薪200萬,既要解說主持,還要承擔管理工作,某種意義上還要當廣告代言人,結果干到2009年,這個平台也發生了問題,幾家地方台之間利益錯綜複雜,背後出資方也出不動了。我離開的時候,他們承諾的200萬年薪嚴重拖欠,後來找律師打官司,隻討回了一小部分。

此後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人。2010年左右,還沒有那麼多成規模的體育媒體平台,那時大家還是更願意用傳統終端電視來看賽事,即使是網絡看球,也是剛有一點抬頭。那時我已經開始在新浪、PPTV這些有零碎賽事版權的平台上說球,日常的英超、意甲、中超、亞冠、歐冠都有參與。因為版權的原因,一些重大比賽都難以參與,所以當時所做的事情似乎不成規模。

對我來說,轉折點是樂視體育的出現。其實嚴格來說,在樂視網時代,體育還沒有拆分出來的時候,我就幫他們說比賽,還一起做了我的自媒體節目《黃·段子》。後來樂視體育單獨分出來了,通過資本的推動,迅速成了大家眼里最大的體育視頻平台,這點從他們手握得版權以及行業里面的大量精英紛紛奔向樂視就可見一斑。我雖沒有正式加盟樂視體育,但和他們的合作也越來越多。

▲ 黃健翔在樂視網時期的脫口秀《黃·段子》

我是個說球的,資本市場的事情真弄不懂,眼看前幾年風光無限的樂視體育連續丟失版權,覺得不可思議,甚至當前體育圈有個口頭禪是:樂視欠你錢嗎?大家開玩笑說好像沒被樂視欠錢,這幾年就跟沒干體育一樣。

不可避免地我也被各種人問到同樣的問題,這樣的問題讓我很難受,不是因為實際上樂視體育真欠我的錢,而是因為我混跡綜藝娛樂節目從沒遇到類似問題,偏偏職業生涯中遇到的被欠薪、被欠節目主持費、被欠解說費,全都發生在我一片赤誠、忘情投入的領域。

在樂視體育單獨拆分出來,資本市場反響很好的時候,他們也邀請過我,給我很好的條件邀請我正式加盟,但我想來想去,還是想保持一點獨立身份,所以一直是他們的緊密合作者。但無論以什麼樣的身份,我內心都十分支持這樣一個平台。我一直的觀點是,每多一個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台,對從業者來說就多一個從業選擇,對觀眾來說多一個收看選擇,對市場來講多一個投放選擇。

最近樂視體育遇到了一些困難,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資金問題、版權流失、人才外流等等。我覺得是這樣,這是每個企業特別是創業企業都會遇到的問題,隻不過程度不一。一個企業不可能所有的抉擇都正確,就跟每個人的人生選擇一樣。

我在樂視體育門庭若市的時候,沒有把臉往上貼,也不會在他倒黴的時候落井下石。這個企業跟我的關係很特殊,我有很多新老朋友都在樂視體育供職,其中包括在央視時候的老領導馬國力、前同事劉建宏,我自己的節目也在樂視,於公於私,我都希望樂視體育能挺過難關。一則是不希望自己的勞動成果付諸東流,這點相信大家都和我和一樣。更重要的是,我始終認為,我都認為我們這麼大的一個國家,至少應該有二個以上的全國規模的體育播出平台,讓受眾有更多更寬泛的選擇,讓體育從業者有更多的選擇,樂視體育的出現就給了我們這樣的希望。

▲ 黃健翔和央視前同事劉建宏、白岩鬆在德國世界杯時辦的《三味聊齋》

我離開央視這十多年,所遇到的拖欠款問題都發生在體育媒體平台上,也說明我們這個國家當前社會環境下要想辦起一個體育媒體平台是非常難的。當然有人說,辦影視公司、辦娛樂公司的也很難的,還有跳樓的呢,但其他產業的體量在那兒呢,規模夠大。現在一季度的真人秀,就是好幾千萬的片酬,我們搞體育的聽到這種數除了豔羨就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快速,都市里跑步健身越來越多,體育運動被作為生活方式的一種出現在時尚端,但更多的國人還離體育很遠,所以眼下的體育產業規模遠沒一些報告里呈現的數據、也沒有大家期望的那麼大。因此,體育媒體的從業者,生存狀況都還遠不如娛樂、影視、財經、地產、汽車等等。

我們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只有央五一個全國性的體育賽事平台是嚴重不夠的,它會製約體育產業的發展。因為大量的賽事播不出,賽事經營者就無法去拉讚助,無法經營招商,一個頻道的容量是有限的,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做體育媒體平台的一個難處是,它的核心競爭力就是體育比賽的轉播,這不像綜藝節目,可以自己編寫,自己拍攝,體育沒法自己造。一個體育媒體平台想站起來,必須花巨資囤積大量的體育賽事版權,而且還要有一定的持續性,沒有賽事版權,所以在相當長的周期里,都要光花錢沒回收的。我說這個話的意思是,我們大家包括資本、合作者、受眾都要有耐心,不只是針對樂視體育,而是對任何一個樂視體育這樣的體育媒體平台。

樂視體育剛有大動作那會兒,我在樂視體育的演播室里看到了特別多的熟人,有人在演播室里開玩笑說的:這是1949年春天來了,都扛著槍投奔解放軍了。當時我沒有去,所以我敢說這話,不要落井下石,做一個體育播出平台不容易。如果錯過了時代給予我們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你我都不會只是惋惜。

(孫杉杭、範遙整理)

聲明:本文為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來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