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足協的腦瓜子又一次輸給了許家印?因為初衷一樣做法不同

ADVERTISEMENT

本來中國足協推出新的政策目的,是想用強硬的手段逼使各俱樂部儘快培養年輕球員,讓那些年輕球員能有比賽可踢,足協的初衷是好的。但強製性的要求各俱樂部必須每場比賽要有一名U23的年輕球員首發出場的這種拔苗助長的辦法,不但違背了足球運動員的自然成長規律,而且還破壞了聯賽的健康發展。

新賽季的首輪中超比賽,遼寧宏運和上海上港就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方式打臉足協。在新賽季的第一場中超聯賽中,作客貴陽的遼寧宏運隊按著足協的指示,毫無折扣的派上了一名U23年齡段的球員首發出場。讓足協沒有把柄可抓。

但很快,比賽剛進行到第16分鐘,遼寧隊主帥馬林就把U23的王嶠換下場。也就是說,馬林在這場比賽中,隻是象徵性的應付了足協強硬的要求。

接著昨晚在上海灘結束的另一場中超比賽,博阿斯同樣在半小時後就把U23年齡段的張華晨撤下,李章洙也在半場結束時摁下

U23的周大地。

遼寧宏運隊和上海上港隊的做法,正應驗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傳言,也狠狠的打臉了足協。兩場比賽連鬧這樣的笑話隻能說明,足協的腦瓜子又一次輸給了許家印。

ADVERTISEMENT

為什麼說足協的腦瓜子輸給了許家印?因為,當初許家印的初衷也像足協一樣,希望手下管理的球隊能儘快培養年輕球員,儘量的多給年輕球員比賽機會,目的是希望年輕球員儘快成長起來。不但是為了將來,也為了減輕球員買賣的成本。

許家印的想法和初衷是和足協一樣一樣的。但許家印的做法卻跟足協現在這樣的強硬手法完全不同。許家印使用的手法是以獎勵的形式去鼓勵教練員儘量多的讓年輕球員出場打比賽,而不是強製性的去要求。不但沒有影響球隊戰績,又有效的培養了一個廖力生。

2013賽季廣州恆大第一次拿下亞冠冠軍後,提前實現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許家印,就開始了籌謀未來。在

2014賽季前的恆大內部會議上,許家印頒佈了球隊新的獎勵措施。為了鼓勵和刺激裡皮大膽的培養年輕球員,儘快的幫助年輕球員成長起來。許家印以“隻要有一名年輕球員登場比賽,贏得比賽後另加一百萬”的方式,刺激裡皮有意識的去使用年輕球員。

因此,全國所有球迷都看在眼裡,那個賽季的亞冠第一場比賽,坐鎮天體球場的亞冠衛冕冠軍廣州恆大隊迎戰澳洲的墨爾本勝利,在開局不利的形勢下,下半場裡皮做出了一次非常大膽又令人振奮的人員調整。之前全國所有球迷都沒有聽說過的廖力生不但登場亮相,而且他替換的人可是上賽季亞冠的第一射手、被恆大球迷尊稱為“雞爺”的穆裡奇。

ADVERTISEMENT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廖力生登場後不但沒有怯場,而且還表現極其亮眼。正是因為裡皮的這一調整,不但讓恆大的攻防組織變得有序,逆轉了賽況的同時大比分擊敗對手,取得賽季開門紅。

從那場比賽開始,當時年輕的廖力生就此被全國球迷記住,也讓廖力生逐步成為了球隊的主力一員。此後,廖力生憑藉跟隨恆大足球的成長,不但入選了國青隊,後來還成為了國奧隊的隊長,中場核心。

2017賽季,廖力生已經在恆大淘寶隊所打過的三場重要比賽中,成為首發主力。而這,隻不過是恆大淘寶足球裡,培養年輕球員的一個例子。用獎勵的手法,在不影響球隊穩定和戰績的基礎上,鼓勵教練員大膽使用年輕球員,既穩定了成績,又能培養年輕球員成長,一舉兩得。

但足協的做法卻是,強製性的手段逼使每支球隊使用年輕球員,確實可以儘快的培養年輕球員成長。但導致的後果必然是影響比賽質量,比如遼寧宏運隊,比賽中就因為浪費了那一次換人名額,導致最後造成無畏的減員,人員不足差點輸掉比賽。

如果接下來的中超賽場上不斷的出現遼寧宏運隊那種情況,不斷出現上海上港隊那樣的做法,勢必就影響到比賽的競爭性,和高水準的競技較量。那樣的話,不但沒有培養到年輕球員按著正常成長規律去發展,同時也降低了比賽質量。當比賽質量下降時,也就直接影響到中超品牌的形象。

ADVERTISEMENT

如果當初足協借鑑許家印的獎勵做法,從上賽季的中超分紅中,每支球隊那裡抽取200萬作為獎勵基金。獎勵像昨天廣州富力隊那樣,整場比賽不但有U23年齡段的球員,而且還是兩個,其中的黃政宇首發出場還踢滿全場比賽。更主要的是,年輕球員為主的廣州富力隊,乾脆利索的擊敗了新賽季的中超偽土豪天津權健隊。

所以,鼓勵和刺激教練員大膽培養年輕球員方法很多,但許家印採用的是獎勵的形式刺激教練員大膽的使用,靈活的同時,既保持了球隊戰績的穩定,也培養了年輕球員。而足協的做法是強製性的手段,不但影響了比賽質量,也遭到抱怨聲一片。而且可以想象到的是,像遼寧宏運隊和上海上港隊那樣的對策做法,接下來的中超賽場上,還將不斷繼續。

由此說明,足協的腦瓜子,再一次輸給了許家印。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球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