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啊,咱怎麼才能讓中國籃球好?

ADVERTISEMENT

在開始之前,先跟大家道個歉,CBA季後賽開始,我最近一直在一線采訪,跑比賽,好幾天沒來得及給大家寫推送,望諒解。

接下來,咱直奔主題,說說籃協這兩天辟謠的事兒。

在周二下午的媒體通氣會上,競賽部負責人對近日網上的一些傳言進行了辟謠,這其中包括“姚明改革提案全部被否決”,也包括“籃協要求各賽區轉播團隊增加機位和開會討論爭議絕殺”的新聞。

先說說第一個,楊毅公眾號的文章大家可能都看了。在楊毅的原文里,他從來沒用過“提案”和“否決”這兩個詞,文中隻說了“大家在一起開會商量,商量未來中國籃球怎麼改,大家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場,對未來的改革有不同的意見,各有道理。”這也是姚明在改革中遇到的現實困難,需要穩步推進,慢慢解決。

那為什麼後來傳成了“姚明改革提案全部被否決”呢?這來自其他媒體的誤讀,最初的來源是廣州日報刊載的一篇自媒體稿件。

在這篇文章中,楊毅原文中“大家一起商量的內容”變成了“封閉進行的中國籃球代表大會上的提案”,這篇文章被各大媒體轉載之後,就成了後來演繹出的內容,變成了“姚明上任之後改革受阻”。

再來說說第二個,“籃協要求各賽區轉播團隊增加機位和開會討論爭議絕殺”的新聞,這條新聞確實是我在微博中最先曝出來的。當然了,領導辟謠的時候可沒點我的名,隻說是“籃球記者某某”,大家也別盲目對號入座。

各位有興趣可以去看下我原文的用詞。我說是發去“要求”,我可從來沒寫過發去“通知”,“通知”大多需要有正式文件的,但“要求”有時就是一個電話。

可能很多人都納悶兒,要說“姚明改革提案被否決”是誤傳的負面新聞,得辟謠,這“要求增加轉播機位”應該是積極改革的信號啊,是正面的啊,這辟謠是為了什麼啊?

這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誰硬說是真的也沒用,我先給大家看一個文件截圖。

然後,我再給大家講這麼一個故事:

C國籃球聯賽季後賽征戰正酣,比賽當中卻發生了一次令人尷尬的爭議判罰,SZ隊外援在比賽最後時刻投中一記絕殺球,著名裁判Q在觀看了很久很久很久比賽錄像之後仍然無法判斷這球到底是2分還是3分,以至於SZ隊的隊員最後舉起了手機,想讓Q通過手機做出判斷。在無法通過錄像回放準確判斷的情況下,Q選擇了維持原判。

事件發生後,爭議判罰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很多人都在抨擊C國職業聯賽硬件設備跟不上。正處在聯賽改革當下,領導倍感輿論壓力。新任籃協主席正在大刀闊斧推進改革,我們此時不得有所表現嗎?籃協工作人員緊急向各賽區負責轉播的團隊提出要求,希望增加轉播拍攝機位,從硬件上解決這個問題。

事件被某記者曝出之後,從Y公司(擁有C國聯賽的商務運營權)手中拿到聯賽轉播信號製作權的公司一頭霧水。因為按照現階段的正規流程,籃協要求更改轉播條件,增加現場拍攝機位,要先通知Y公司,由Y公司向負責轉播的公司再下發通知,逐級進行,籃協直接越過Y公司向各地方轉播團隊提要求的行為在商業上屬於違規。

負責聯賽轉播信號製作權的公司說了,以目前各個場館的硬件設施,增加轉播機位不是簡單一句話就能完成的,這其中涉及到很多技術和硬件條件上的困難。Y公司得知此事之後立刻向籃協發出了詢問。

領導一拍腦門兒,這才意識到,這行為違規了啊。這可怎麼辦?怎麼給Y公司交代?人家運營權還在合同期之內呢啊!

領導一想,按照我們一貫的行事方式,這個時候我們需要一口鍋。

“我們什麼時候下發過這通知?你有證據嗎?你這是造謠!希望你們這些媒體能夠對自己寫的東西負責。”領導義正言辭的說道……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定是巧合,大家請勿對號入座)

好,第二點也解釋完了。

有人問了,這事情都過去兩天了,怎麼你現在才站出來說這些啊?因為事件在這兩天引起了很多媒體的關注。

昨日,我讀了一篇媒體在微信公眾號發表的文章中,標題醒目:“偉大的籃球需要與之匹配的媒體素養”,作者是“黃華山人”。文章內容詳細描述了籃協這次在媒體通氣會上辟謠的內容,並高度稱讚了中國籃協在媒體服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直指有些自媒體毫無底線的造假。

文章中還強調了“振興三大球”的精神。在我看來,這是一篇格局高、視角準,宣揚正能量的好文章。必須手動點讚!如果文中能夠更加詳實的加入此次新聞誤讀事件真實的前因後果,那我認為這篇文章絕對有機會贏得中國籃球年度好新聞獎!

(原文部分內容截圖)

客觀的說,在楊毅的文章被媒體誤讀的事件中,每一個曾經轉載過這篇經過改寫後的文章的媒體都負責有一定的責任。

在自媒體內容泛濫的當下,很多沒有任何媒體從業經驗的人都拿起鍵盤,寫著所謂的一些新聞,他們對於自己寫下的東西大多不負責任,而且不署真名,隨便起個筆名遮掩。加之如今大多數平台都缺乏對於內容的審核,很多人為了抓熱點甚至製造出一些假新聞,這是每一個媒體都需要自省和深思的。

怎樣應對網絡謠言,讓“謠言止於智者”,是每個媒體人的責任。

中國籃球改革的推進,需要每一個中國籃球的參與者拋開私心,共同努力

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我讀到的這篇如此高格局、宣揚正能量的文章中,竟然在署名那里也沒有使用作者真名,而是使用了“黃華山人”的筆名,如此隱藏身份,著實難解其意。

我為此感到深深的擔憂,大家試想一下,一旦這篇正能量滿滿的文章真的獲得了中國籃協頒發的年度好新聞獎,卻又找不到獲獎作者,這將是一件多麼遺憾的事情啊!

在自媒體信息紛雜混亂的時代,我們多麼需要這樣優秀的文章來給我們指引正確的方向,化解生活的迷津。

作為一個采訪了CBA十多年的記者,我深知自己作為一個媒體工作者肩上的責任。在這十幾年的采訪過程中,我為大家帶來過很多獨家的報道,我不敢說我每一次寫出的報道都是準確無誤的,但我敢說,我寫出的新聞類報道一定是經過兩個獨立消息源核實過的。

凡是我寫的文章,我敢屬上我賈磊的名字!我從未給自己起過四個字的筆名,因為朱彥碩老師常跟我開玩笑說,他一聽到四個字的名字就會想起,吉澤明步、原田由香、大西結花、萩原由紀、工藤夕貴、鬆岡由樹、西野優輝、莊司友希、小澤……

我的意思是,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不想讓朱老師整天瞎想。

我想說,在過去的十幾年中,有不少采訪聯賽的一線記者都因為工資低、太辛苦而轉行,但我一直堅守,因為我愛著這個聯賽,我不敢說我為這個聯賽做了多少,但我寫出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心希望這個聯賽好。因為聯賽好了,我們才好。

我深刻的理解姚明如今的難處,他是真心實意的想為中國籃球好,他寫出了這麼多的美好的改革願望,恨不得一下讓中國籃球脫胎換骨,但改革推進的過程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和他想的一樣。

每個人立場不同,你沒法要求所有人都跟你的看法一樣。我過去10年寫了這麼多報道,做不到每篇都讓所有人喜歡。對於那些稍不如意就想張口開罵的,我希望你先拍著胸脯摸著良心想想:“你為中國籃球都做了些什麼?”

在過去的10年中,如果中國籃球每次出了問題時,我們的管理者都是想著怎樣解決、推進、進步,而不是甩鍋、脫責、保位,那我相信姚明不會像現在這樣發愁。

最後,引用那篇文章里的一句話與所有真心熱愛中國籃球的人共勉:“別瞎寫!別亂寫! 偉大的籃球需要與之相匹配的媒體素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