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天受賄細節曝光:商人花38萬元為其前妻買墓地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肖天被揭發受賄細節曝光:商人花38萬元為其前妻買墓地

ADVERTISEMENT

在國家體育總局反腐風暴中落馬的副司級干部沈利紅,又有了新消息。

近期,澎湃新聞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在國家體育總局原副局長肖天受賄案宣判後的第二天,即2016年12月27日,河南省內鄉縣人民法院對揭發肖天的沈利紅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其犯受賄罪,免於刑事處罰。

2016年12月26日,肖天在庭審現場。 東方IC 資料圖

2016年12月26日,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國家體育總局原副局長肖天受賄案,肖天受賄796萬餘元,一審獲刑10年半,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

沈利紅,原系肖天下屬,曾擔任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副司級)、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肖天曾兼任中國馬術協會主席。

2017年1月23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的沈利紅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2015年4月21日,沈利紅到案後,檢舉揭發了時任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涉嫌受賄的犯罪線索,為中紀委查辦肖天案件提供了詳細確實的線索。

此外,上述公開的判決書還披露了國家體育總局原副局長肖天部分受賄細節。

公開的判決書顯示,沈利紅親筆書寫,揭發肖天受賄材料四份:2008年,劉淑麗的公司為肖天的前妻購買墓地支付人民幣38萬元;2011年至2013年,李全洪為肖天裝修房屋花費人民幣29.3186萬元;2012年上半年,其收受遼寧博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姚華紅紅木家具一套,價值人民幣17.6萬元;2012年底,李全洪為肖天支付私人修車款人民幣7.0732萬元。

在沈利紅到案約兩個月後,肖天落馬。2015年6月25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在肖天落馬約三個月後,2015年9月23日,河南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國家體育局原副局長肖天涉嫌受賄一案立案偵查。偵查和起訴認定的肖天的犯罪事實中包括了沈利紅揭發的四項內容。

奧運金牌獎金 違紀不構成受賄

ADVERTISEMENT

公開的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沈利紅,女,1963年7月31日出生,漢族,本科文化,2006年3月起擔任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副司級),2009年起兼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因涉嫌受賄罪,於2015年4月21日被南陽市人民檢察院指定居所監視居住,2015年9月29日被內鄉縣公安局執行逮捕,2016年9月20日被內鄉縣人民法院取保候審。

公訴機關內鄉縣人民檢察院指控沈利紅受賄的事項主要有兩起,其中一起與2008年奧運金牌獎金發放有關。

2005年至2008年,江蘇籍運動員仲滿作為國家擊劍隊男子佩劍運動員在北京老山集訓。2008年,仲滿在奧運會上獲得男子佩劍個人冠軍。南京體育學院感謝沈利紅對仲滿在北京老山集訓時予以培養和對南京體育學院工作的支持,於2008年11月底的一天,安排時任南京體育學院擊劍系主任羅某、擊劍隊領隊徐某送給沈利紅30000元人民幣。

“2008年,江蘇籍運動員仲滿獲得北京奧運會擊劍金牌,因為仲滿是南京體育學院的運動員,江蘇省政府給南京體育學院撥了一筆獎金,用於獎勵仲滿的教練員和體育總局、江蘇省體育局的相關人員。”時任南京體育學院院長張雄稱,在2015年夏天,中紀委到南京體育學院查賬時,拿了一部分書證讓我辨認和解釋,其中有一張南京體育學院財務處提供的仲滿獲得奧運金牌的獎金發放清單,清單上有沈利紅的名字,上邊寫著給沈利紅發放的獎金是30000元。

“看到這個清單以後,我才知道因為仲滿獲得奧運會冠軍,南京體育學院給沈利紅送了30000元獎金,當時因為奧運會發放獎金時,發放獎金的人比較多,我在簽字入賬時也沒具體看那麼清楚。”張雄表示。

“江蘇省政府和江蘇省體育局當時下發有文件,獎勵對奧運會有突出貢獻的運動員、教練員和相關人員,文件上明確有運動員和教練員獎勵的金額,對於相關人員的獎勵只是有規定,體育學院根據相關情況再進行分配。”張雄認為,按照平時的做法,國家體育總局擊劍中心的主任、副主任及相關工作人員都屬於獲得獎勵的人員,沈利紅是擊劍中心的副主任,也屬於獲得獎勵的人員。

“2008年江蘇擊劍隊男子佩劍隊員仲滿獲得奧運會個人冠軍,事後南京體育學院為了答謝中心對仲滿的培養,派人到中心對班子成員和有關人員進行獎勵。2008年11月底的一天下午,南京體育學院一男一女到我辦公室,說是感謝中心對仲滿的培養,那個男的對我說:江蘇體育局批給南京體育學院一筆錢,對中心班子成員和有關人員進行獎勵,緊接著那個女的拿出一個信封放我辦公桌上,說是獎金。看到信封後,我說:心意我領了,錢不能收。但他們比較執著,說組織上批的錢,中心其他人員都有,我就收下了。”沈利紅的供述稱。

沈利紅的辯護人認為,沈利紅收受南京體育學院30000元,主觀上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僅僅想到“有先例可循,獲獎人員眾多”等因素,而忽略和模糊了違紀和違法的界限。

針對公訴機關的該起指控,內鄉縣人民法院也未予以支持。

內鄉縣人民法院認為,該筆款項屬江蘇省政府請示國家體育總局後發給國家體育總局各位領導和工作人員的獎金和補貼,發放的獎金不僅涉及被告人沈利紅,涉及所有參加培訓仲滿擊劍運動的所有工作人員。雖然發放該獎金不符合體育總局的文件精神,但該行為系違紀行為,不構成刑法意義上的受賄。

馬術賽事審批

ADVERTISEMENT

公訴機關對沈利紅提起的另外一起指控則與其分管的馬術領域相關。

公訴機關指控,華夏新國際體育娛樂(北京)有限公司(由北京華夏富邦金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控股)申辦的國際馬聯馬術場地障礙世界杯中國聯賽,為了能夠及時得到國家體育總局擊劍中心審批,北京華夏富邦金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某1於2013年9月底10月初送給沈利紅卡地亞手表一塊。

經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價格認證中心鑒定:該卡地亞手表的國內市場價格為80500元。

“2007年左右我和沈利紅的女兒在騎馬場認識了,隨後沈利紅也就通過騎馬認識了,再後來我辦京城馬彙,舉辦各項國際馬術賽事和沈利紅關係就比較深入了。在京城馬彙報批期間,沈利紅也幫了我不少忙,一直參加我的賽事。”張某1稱。

在公開的沈利紅判決書中,還出現了肖天妻子的名字。

據《體壇周報》此前報道稱,肖天妻子田樺在自劍中心擔任馬術部副部長,系沈利紅下屬。田樺是肖天的第二任妻子,比肖天小十多歲,2012年從外地調動到自劍中心。

“2013年4月份,我陪沈利紅、田樺、李年喜等國家體育總局的人到瑞典參加國際馬術總決賽,在途徑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轉機停留期間,我們在巴黎逛街,我在一個卡地亞手表專賣店刷卡購買了一塊卡地亞手表。”沈利紅判決書中張某1的證言稱。

“2010年,華夏新國際(北京)體育娛樂有限公司向國際馬聯申辦了在中國舉辦的國際馬術世界杯賽事,與國際馬聯簽訂了5年賽事協議,賽事在中國舉辦,每年都需要中國馬協審批,如果賽事審批時間晚了,就會給我們京城馬彙造成很大損失,同時2013年10月我們京城馬彙要向國際馬聯簽訂下一個十年期舉辦協議,需要中國馬協審批,由於沈利紅遲遲不肯審批,所以我送沈利紅這塊卡地亞手表,和她搞好關係,希望賽事能及時得到她審批。”張某1說。

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沈利紅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其辯護人辯稱,沈利紅在本案中具有投案自首和立功的法定從輕、減輕情節,應當從輕處罰。沈利紅已經全部退繳贓款,依法應當從輕處罰。

內鄉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沈利紅在任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較大,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構成受賄罪。鑒於被告人在案件排查過程中主動交代自己的犯罪行為其行為構成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鑒於被告人到案後主動揭發他人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其行為構成立功,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鑒於被告人案發後主動退繳贓款贓物,依法可酌情從輕處罰。

2016年12月27日,河南省內鄉縣人民法院依法判決,被告人沈利紅犯受賄罪,免予刑事處罰。被告人沈利紅違法所得的卡地亞手表依法予以追繳,由收繳單位上繳國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