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與婚姻——寫在阿爾法·羅密歐入華之前

ADVERTISEMENT

開年第一篇文字,獻給我深愛的卻從未擁有,甚至從未認真體驗過的品牌阿爾法·羅密歐。因它宣布將在2017年進入中國市場!這意味著愛情將轉變為婚姻,My God,太令人高興了……真的嗎?難道你沒感到一絲疑惑?

對人來說,婚姻其實就是把愛情這一短暫而美好的體驗轉化成長期而未知的相處與責任擔當,區別在於時間。從人與車的角度,愛情就像一次美好的試駕體驗,婚姻則是購買使用,兩者可以是統一的,也完全有可能是徑庭之別。

阿爾法·羅密歐164,被說成漂亮,而我認為是那時意大利設計公司千篇一律的糊弄之作

我對阿爾法·羅密歐的認識源於1992年,為了準備那次開啟我迄今25年汽車職業生涯的應聘,在一個周五跑去外文書店買了幾本打折的過期香港汽車雜誌。認識的第一個車型是164,一款跟寶馬5系,奔馳E級定位相同的行政轎車,當然,據文章描述,是專門講究駕駛樂趣和運動性的。我還因為這篇文章知道了賓尼法利納這個名字,懂得了“設計”這個詞兒的意義。必須要提的,在我對阿爾法·羅密歐這個品牌的認知形成中不可缺少的車型有SZ,Spider等。其中Spider是我一直幻想能收藏一輛的車。

我見到SZ時驚為天物,就像第一次見到“鐵血戰士”一樣。據說特難開,誰在乎呢?

Spider乍看起來挺怪,越看越愛,性能平庸,但你就是想開它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車型是156,那時我在北京一家銷售意大利汽車的公司工作。菲亞特、藍旗亞、瑪莎拉蒂、法拉利都賣,而阿爾法·羅密歐是唯一沒涉獵的品牌,也是我極力跟老板推崇的品牌,原因無它,唯愛而已。通過這款車我知道了沃爾特·達·席爾瓦,對,就是後來從奧迪到大眾汽車集團,我心目中史上最卓越汽車設計大師之一的沃爾特·達·席爾瓦。156是我記憶中最美的汽車設計案例,20年後的今天,它在任何當今的汽車面前出現,都會讓對方自慚形穢。從外觀到內飾,席爾瓦抓住了永恒之美,也徹底讓我愛上了阿爾法·羅密歐!

156是席爾瓦的傑作,也是汽車史上的傑作

在我離開這家公司去做媒體之前,公司終於決定賣賣試試。那時安排進口的車型是166,也就是164的繼任。後來166還成了廣汽傳祺的車型基礎。但這款車實在失敗。166貼了賓尼法利納的標簽,可外觀設計上找不到感覺。當然,這車也讓接替我工作的人頗傷了一通腦筋。

阿爾法也有難看的車,166是一個

由於一開始就是經商,賣車、修車、賣零件。我很能體會做車主的滋味,特別是在90年代,做意大利車的車主。一輛車連續開一個月不進修理廠絕對是運氣好。開一周修半個月很正常。品質差,售後服務又差,駕駛體驗並不出色,隻一個顏值而已。這是我對那時意大利車的印象(法拉利勉強算個例外吧)。

既然對阿爾法·羅密歐感興趣,我的職業要求盡量尋找信息去了解它。港台雜誌喜歡空談,在我具備閱讀英文刊物的能力後就漸漸不看了。阿爾法·羅密歐早就喪失了在美國市場的存活力,因此只有英國雜誌經常提起它。評價跟上一段文字沒有區別。

這讓阿爾法·羅密歐在我心目中的真實形象變得更加不確定。因為英國與意大利,在英吉利隧道通車後的距離,說朝發夕至都遠了,怎麼會發生等待數周沒有零件供應的問題?可雜誌上明明就這麼寫的,說的還是最暢銷的156。

盡管不屬於真正的量產車,8C是Alfa回歸美國市場的標誌,也是向後驅回歸的開始

在我自己從事媒體的這17年里,阿爾法·羅密歐始終是我關心的品牌。這完全屬於愛情的範疇,因為進入21世紀,它顏值一直都很高,像8C,布雷拉,MiTo,Giulietta等,都會在推出時獲得大量滿含溢美之詞的報道。銷量卻跌跌不休,從世紀初的20萬輛,到現在5萬到6萬輛。

Giulietta是目前Alfa主銷車型,與菲亞特致悅同平台

而它“大眾情人”的本色絲毫不減——大眾汽車集團一直垂涎於它。在老一代掌舵者相繼離世,新一代接不住棒,菲亞特集團幾乎陷入絕境,家族考慮出售其汽車業務之時,大眾汽車坐等探囊取物之際,突然來了一位奇人——加拿大人、意大利裔、財務及工業管理高手,塞吉奧·馬爾喬內。他2004年就任菲亞特集團CEO,兩年內扭虧。2009年促成菲亞特於克萊斯勒戰略合並,2011年,使菲亞特進一步控股克萊斯勒,2014年使克萊斯勒扭虧並歸還了全部政府救助貸款……,這位強人當然不可能把萬人迷的阿爾法·羅密歐賣給德國人。

Giulia是一款震動世界車壇的新車,一款人們期待已久的Alfa

但我們還是等了很久,直到2015年。阿爾法·羅密歐終於祭旗再出發。我是赴現場參加Giulia發布的兩個中國媒體人之一。記得當時不幸一隻腳踝正在發炎,劇烈疼痛,但我還是一瘸一拐地圍著Giulia興奮地轉圈,仔細觀賞,不停地發微博、拍照片——仍是愛情的力量。

到2016年末的時候,阿爾法·羅密歐來中國的事兒終於定下來了。2017年上海車展後,它將以進口車的方式通過瑪莎拉蒂的銷售網絡對外銷售。為此,瑪莎拉蒂中國還要單獨建立一支團隊負責阿爾法·羅密歐品牌的銷售和售後服務業務。至此,愛情終於要結出婚姻的果實。

美好的愛情並不意味著幸福的婚姻。麗質也好,英俊也罷,都容易抬高人們對婚姻的期望值。阿爾法·羅密歐能勝任嗎?假如車本身素質不足,服務能否予以補充?質量和服務彼此是促進還是拆台?說老實話,我不清楚。沒準兒連阿爾法·羅密歐自己也不十分確定。我相信的是馬爾喬內先生的能力和態度,他是認真的,並且有本領重塑阿爾法·羅密歐這個深具價值的品牌。

塞吉奧·馬爾喬內,一位卓越的經理人,在過去十幾年間挽救了意大利汽車業

在Giulia之後,很快還有同一平台的SUV Stelvio,阿爾法·羅密歐已經脫離菲亞特的牽製,與高端的瑪莎拉蒂締結血緣關係,還有法拉利的基因導入(發動機和底盤電子科技)。這是反哺,法拉利就是因著阿爾法而生的。恩佐從阿爾法的賽車手,到賽車隊經理,再到自創法拉利,是段真實的傳奇故事。

Stelvio使Alfa Romeo在中國市場有著可觀的想象空間

真正的挑戰在“品質”。產品的品質和服務的品質。從理性的角度出發,我將時刻關注Giulia上市頭一年在全球市場上的口碑。對於一款全新的產品來說(阿爾法·羅密歐二十多年沒有批量製造後驅轎車了),爆發幼稚病的概率相對高。Giulia或Stelvio會不會出現品質問題?出了問題怎麼處理?是否能讓第一批顧客感到滿意?

2017年春季,阿爾法·羅密歐將在中國舉行婚禮,在此我獻上祝福,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讓婚姻美滿,愛情永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