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看不懂中國網紅經濟?現在都當電視節目在做啦,這是網紅速成指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很多人不明白中國網紅經濟,不知道那些主播賣臉賣口才有什麼好看好賺的?

其實每天晚上開直播賣笑的都只是「藍領打工階級」,高明的網紅經紀人、製作公司和補習班,都朝內容、電商的方向走,當電視節目在做啦,一季節目的收入以百萬計。

許多內容型網紅的廣告效益賽得過普通傳媒,有的甚至當場叫賣商品,賣得好的就是成千上百萬人民幣業績(一個晚上)。

儘管網紅的勢頭略走下坡,但被看衰的是藍領打工階級,已經轉型的、深化的內容銷售型網紅經濟,才剛萌芽,要吃的是具有無限想像空間的中國「泛娛樂」大餅!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文 / 圖:馮海泳、趙赫廷(除特別標註外,照片均為馮海泳拍攝)

網紅經濟作為一種多元的經濟鏈條,在各個行業都衍生出產業分支。

這是最好的時代,據統計,中國的直播平台已超300家,用戶規模已達兩億。

這是最壞的時代,有分析指出,未來的平台或許隻剩5家。

千萬級別的網紅轉會費,女主播一夜暴富等新聞,看得吃瓜群眾血脈賁張。

經紀公司看到了網紅經濟的未來,不斷吸納自己的主播,在撒網式的招募裡,他們似乎是在下一盤賭注。

▲首先,美貌是網絡主播快速走紅的入場券,整容已經是一件平常事。郭亞萌參加了一個網紅臉改造大賽,被整容醫院選中,得到免費改造的機會。她說其實自己並不喜歡網紅臉千遍一律的樣子,參加這個比賽只是希望自己變得更美。在簽手術前的確認書時,一名工作人員給郭亞萌展示整容手術切下來的下顎骨,郭亞萌馬上摀住了眼睛。

▲2016年10月3日,北京。躺在手術台上,麻醉藥開始顯效,郭亞萌神誌慢慢變得模糊。她要整的部位涉及全臉,包括下巴、雙眼皮、脂肪填充、鼻子。郭亞萌期待自己在二十天後變成更好的樣子。據整容醫生姚然說,去年開始,他發現很多人拿著Angelababy的照片做範本;現在更多女孩則喜歡韓國藝人的模樣。

▲95後的女孩們通常更接受誇張的整容造型,輪廓更加分明。大眼睛,寬雙眼皮,歐式高鼻樑,尖下巴。而且她們對於整容並沒有刻意隱藏,更願意跟別人分享。

▲2016年11月2日,95後女孩張心怡在一家整容醫院裡複診。整容後,她曾因遭到朋友取笑而感到焦慮,甚至哭泣,但是她心裡是很滿意的。韓國醫生車柄勳拿著她術前的照片比對著跟她說,消腫後會更漂亮。

ADVERTISEMENT
▲具備了外在硬件,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進入網紅經紀公司,接受他們的專業打造。湖南長沙,盛古傳媒負責人海興(右)曾經是模特隊隊長,畢業後他就開辦了自己的網紅公司,父母給他一年的時間,結果他成功了。現在很多公司都想找網紅撐場助興,海興的公司業務因此繁忙起來。網紅公司借助各路資源,為自己旗下的主播找到快速變紅的方式,或許隻需要7天。

▲海興會去各個場所挖掘新人。2016年11月16日,海興在湖南大學看到兩個女學生彈鋼琴很不錯,便嘗試跟她們溝通,希望說服她們去他的公司做主播,也馬上想到瞭如何包裝她們。

▲2016年9月13日,長沙一家私人會所,魔鏡公司的負責人胡祝正在同一批女大學生交流即將進行的網紅選拔事項。胡祝運營的文化科技公司,其中一項重要業務就是同網紅經紀公司合作,包裝打造網絡主播氣質和形象。

▲面對前來面試主播的候選人,網紅經紀人會嚴格篩選,與通過者簽訂合約。他們將根據每個主播不同的特點做定位。

▲網紅經濟公司會給主播提供各種才藝培訓。唱歌、跳舞、說段子一般是女主播的標配。(攝影:趙赫廷)

▲2016年11月11日,北京,三分鐘網絡公司的新人主播們合住在集體公寓裡,彼此成了最好的夥伴。三分鐘網紅公司簽約的主播有數百人,未來目標是兩千人以上。公司對全職主播提供吃住,但根據資歷和人氣分配不同的居住環境。

▲2016年11月17日,倩倩第一次進行試播,經紀人安排她表演電子煙。她對著鏡頭,稍稍有點尷尬。很多主播在首次直播的時候都會覺得沒有話說,但是隨著開播次數變多,與粉絲溝通的技巧迅速提升。

▲直播的同時,經紀人觀察著旗下簽約主播的一舉一動,監控言論,如果發現狀況,馬上處理。

▲經紀人其實充當著保姆的角色,包括主播的日常生活和直播技術的支援。主播小根號的電腦出了問題,馬上請經紀人過來幫忙維修。小根號目前有十幾萬粉絲,經紀人作為幕後推手幫她完成快速增長。其中一個特別的辦法是邀請一位知名的遊戲競技職業選手來給她“查房”,兩人的互動瞬間吸引眾多粉絲圍觀。

▲主播椅子上放著粉絲送給她的定製抱枕。一般網紅都有自己的忠實粉絲,假如遇上了不斷刷禮物的人,也就是她們所謂的“土豪”,就會得到更多的收益。

▲像Sandy這樣希望一夜爆紅的女孩子很多很多。她們半開玩笑地說,隻希望在直播的時候等到自己的“土豪”。大多數做過網紅的女孩都不願意做其他工作了,做網紅也是給自己一次明星夢實現的機會。想到未來,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將隨著年齡增長而失去光芒,但是她們依然想嘗試。

▲Lanne是一名大三的學生,目前她在購物網站進行產品的直播推廣,她稱會比秀場直播辛苦,而且沒有秀場賺錢,但是她還是願意嘗試。雙十一時,她賣力地在屏幕前推銷商家的產品,跟粉絲互動,爭取最後的衝刺。

▲一名模特兼主播正在台下休息,未來她們會漸漸走進綜藝和電視節目裡,通過她們的人氣,給商家客戶帶來變現。

▲Amy是三分鐘網絡公司的總監,她帶著自己的主播在2016年雙十一創作了一檔綜藝節目,花費人民幣600萬,在購物網站上直播。

ADVERTISEMENT
▲在這檔綜藝節目上,陳諾不懂舞蹈,但是被導演叫去跳性感舞蹈,她感到非常緊張。節目結束後,陳諾感嘆肯定會有人評論她們是夜店女孩,她對這個稱謂非常反感。

▲長沙一家網紅經紀公司的牆上貼著該公司網絡主播的照片。(攝影:趙赫廷)

▲來自農村的小米粒在簽約公司自製的雙十一綜藝節目中勝出,獲得了價值50萬元的網紅培養課程,她激動地喜極而泣。小米粒曾經做過服務員之類的工作,但是自從她嘗試做主播後,人生走向另一條軌跡。現在她即將接受網紅公司的培訓和打造,開始新一輪進階,也許她就是下一個網紅明星。


如何製造網紅?      
 
美麗是變紅的入場券,現實就是如此,打開直播平台,在眾多長得類似的照片裡可以看出,似乎粉絲有一套相似的審美標準。

越來越多的主播願意聊她們的整容經歷,也不再是什麼秘密。

郭亞萌簽下了整容確認書,按照自己的要求進行了改造,她正在期待手術消腫後更美的臉龐。另一名主播何柳因為朋友嘲笑她整容的事哭了,但是她內心還是十分滿意自己現在的樣子。這樣她能夠在商品展示的時候有更好的狀態。

當然美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就要靠幕後的推手和自己了。

“我更願意她們是一張白紙,這樣經紀公司將會獲得最大的收益。”盛古傳媒公司CEO魏海興說。

他們成功地把幾個草根主播塑造成各大平台的網紅。小根號有十六萬粉絲,她每天通過唱歌獲得禮物收益。盛古通過大V的幫助,讓小根號從眾多網紅中脫穎而出。

假如有高情商,也會有更高的關注度。小米粒憑藉自己幽默的表演風格,積累起很好的觀眾緣,收穫了一萬多名粉絲。作為出身農村的孩子,網絡直播給了她更大的話語權,她也在等待著屬於自己的“土豪”,她偶爾會跟粉絲調侃說:“情到深處自然刷”。

灰色地帶


2016年是直播平台管理最嚴的一年,2016年4月18日起,各大平台對所有主播必須實名認證。

“嚴禁主播通過模仿色情動作或進行自我撫摸,並企圖暴露敏感部位等引起性挑逗行為(違者扣8分)”——某大型直播平台列出其中一條關於涉黃的主播相關懲罰細則。扣滿50分,主播將會永久停播。

金錢慾望和底線還是主播繞不過的一個話題,“土豪給主播刷禮物大多數都是帶有目的性的,並沒有那麼單純,其實就是抓住了人類最原始的慾望,讓人氣變現。” 

三分鐘網絡公司負責人鄧先生說,越小的平台越可以規避風險,可以打著擦邊球遊走在那個隱秘的世界。隻能看主播自己的內心承受能力了。而魏海興則規定,自己簽約的主播不能擅自接受私包,他覺得,如果沒有嚴格要求,主播面對金錢很容易淪陷。他規定一旦違反便會解除合約。

主播的未來

sandy結束了一天規定的八小時直播工作,但是依舊沒有等到給她刷禮物的“土豪”,她開玩笑說,希望能夠等到那個“土豪”,結識後嫁了。

大多數的主播都承認這只是一個青春飯,未來還是希望有個安穩的生活,結婚生子,退出主播行業,或者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入娛樂圈,又或者像方咕嚕一樣未來回到幕後培養主播。

隨著年齡的增大,主播就會失去她的人氣,更殘酷的是,主播的職業生命大概只有28歲。
ADVERTISEMENT